It is currently Tue 14. Aug 2018, 08:53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uthor Message
 Post subject: 宁德导热油炉
PostPosted: Wed 16. May 2018, 19:11 
Offline

Joined: Sat 14. Jan 2017, 15:58
Posts: 184


html模版请你转告她一句话
宣坝传给同学科的一张照片,无意中成了他和小筑相识的渊源。
那天,小筑在本地文友群里,偶尔点击了科的QQ空间,本是想读他的一篇文章,却在一瞥间发明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军人,在浏览一块纪念碑上的文字,广大的纪念碑、暗褐红色的文字烘托着他凝神阅读的侧影,小筑心底的某根琴弦被触动了。
她问科: 你空间里那位军人是谁?
噢,我高中的同学宣坝,现在任云南一个边防检讨站顾问,这是他上个月在烈士陵园扫墓的照片,我很喜欢,就传空间了。
哦。
你想意识他吗? 科发了个坏坏的表情, 他未婚,有QQ,120466xxx;手机,15891916xxx
但科立刻说: 他的手机号码我得问过他,赞成能力给你;至于他的QQ,反正他根本不上的
哼,不稀罕。 小筑说。
谎话吧? 科说。小筑勤得理他。但还是悄悄去加QQ。

宣坝收到老同学科的短信,说有位老乡MM看到了空间里的照片,想认识他,问能不能把手机号码告诉她。又说,她人不错的,是县文联的成员,有文章在报刊发表的。
收到短信确当儿,宣坝刚换岗回来,又累又饿,边扒拉着饭边回复: 临时不要告诉她。
晚上他上网阅读资料,同时又上Q看看,看见有个加友申请,也没在意,就把申请删掉了。他要急着去查阅资料,QQ,不外是方便和千里之外的家人联系。

小筑,他说暂时不要把手机号码告知你,那,我仍是收回吧。
谁向你要了?哼! 加友没有回音,又听了这话,小筑很委屈。
到了 八一 节,她还是忍不住往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节日快乐!
没有回音。
元旦来了,小筑又发了一条短信: 新年快活!每天开心!
没有回音。
2007年的秋天来了,小筑想起去年在科的空间里看到的那张照片(她已经转到自己的空间了),于是又去查找120466xxx,过了两天一看,加上了!哼,她不理他。
你好! 他说。
你好! 她说。
你就是科说的那位文友?谢谢你的节日问候。
啊,你怎么知道是我发的短信。
呵,百度手机号码查问,科提供的情报,还有空间里有一年前偷的我的照片。
晕。
好一会不说话,她问: 你在忙什么?
查材料。
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姐告。我出差到这里的。
姐告?没据说过。 对中原地带长大的她来说,西南那个热带雨林的地方,太神秘太遥远了。
如果有舆图你可以看看。
小筑跑去看地图。回来告诉他说: 中国地图看不见,但网上有关内容很多,很陌生神秘的土地。
喜欢吗?什么时候来看看?
想去,可是假期很少,我有一颗流浪的心却总不能成行。呆在小城里,不知节令已变换,无意偶尔出城一看,草绿了,春天来了;田野黄了,秋天了。
呵,你的话像画,如诗。给你几张我拍的姐告的景致照怎么样?
好啊!

日子就在这云淡风轻里悄悄流过。再没看见宣坝上来,小筑也不好意思发短信打搅,只是心里暗长了些牵挂,又由挂念暗长了些怨怼。
这天,好不容易看见他上来了,小筑愉快地发从前一个笑容。可是对方什么回应都没有。
好像不认识我了,可是上来的他是谁?
不好意思,我忙
又忙什么啊?和女朋友聊?
没有女朋友,写货色上网查点资料,顺便来看看。
不信啊,科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就没有人追你或者给你先容啊?
以前有过,当初不了,主要是知道了我的想法,我30岁以前不打算恋爱结婚。
不用这样吧?为什么呢?有没有必要啊?不理解啊! 看他半天不回一句话,小筑密密地发了几句话。
你当然不了解,也不能理解 通俗来讲,就是吃饱的人和饿肚子的人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是吃饱了的?
可以这么说。只是比喻 我要吃饭去了,不要不高兴。 宣坝头像灰暗了。
就不兴奋。

哎,第二次会晤怎么这样不开心啊?小筑摆弄着宣坝送的姐告的风景照,她已经冲刷出来了,时常打量,他的拍摄技巧很好,照片很精巧。
我要剪了,油加热器,撕碎了,扔了 小筑恨恨地小声说,却没有去找剪刀。她上线,看见宣坝留了长长的一段文字给她。
你好!请原谅我上次生硬的话,我很少QQ,部队正常也不容许聊天,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和家人说说话。上次心情不大好,那天是我一位战友就义的纪念日。你可能不懂得。我们执勤的这个口岸是国度级的对外开放口岸,义务比拟繁重,有时侯还要加入追捕举动,我战友就是在一次行为中牺牲的。我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曾经洋溢十年硝烟、被先烈鲜血染红的土地,就在我们口岸的四周,那些山头,就曾经有过无数次激烈的守土卫国战役。一次次,我被先辈的业绩震撼着,激励着 知道吗?你一年多前转载的那张我的照片,我的背地就是一块烈士陵园里的纪念碑,一共有两块,上面简介着烈士的英雄事迹。在纪念碑之间是高高的纪念塔,塔的正面是毛主席题词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背面是朱德题词 你们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 在留念碑和纪念塔的当面,是900多座 斗室子,里面住着一颗颗高尚的灵魂,房前的石碑有他们笑脸残暴的照片,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华,近千个人生永远定格在最青春美好的时间 而这样的陵园,这里还有好几处
请谅解我带给你不愉快。不好意思,话已经发出去了,收不回了。对女孩子还是不要谈这些太凝重的话题,女孩子应当活跃开心。你空间的文章我都读了,文笔真好!有时间要好好向你学习。
小筑看看时间,就在五分钟前发的,再看看他的头像,又已经灰暗了。她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 气气气!
回信了: 气什么?
上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日子依然安静地流泻。小筑依据宣坝留言的线索,搜索了很多内容,渐渐地读,读到天昏地暗,读得泪雨滂沱。她给宣坝留言说: 我知道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曾产生过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本来离我那么遥远,现在却走得那么近。我理解你,任何走近那片土地、走近那些故事的人都会动容。知道吗?为什么一看见你那张照片我就有触动,由于在我的心底,一直有着绿色情结、英雄情结,从此,这个情结就再也解不开了。给你两篇我最近发表的文章,写我的绿色情结的(*^__^*)。读读自己过去写的那些文章,太浮浅幼稚了。
很快等来了宣坝的回话: 那两篇文章真好!我爱好!谢谢你!你过去的文章也很好啊,我也喜欢那种唯美的略带哀伤的小资情调。在部队的业余时光我也发展了自己的喜好,摄影、字画和外语,给你两张我挥毫的照片,在邮箱里;还有两张换岗的照片,这两张请不要发到空间,好吗?

2008年的春天来了,如许美好的春天啊!小筑感到每一天的天空都是那么蓝,空气都是那么清新。宣坝打来电话,说他5月中旬就回来投亲,那时就可以见面了!那是他俩第一次打电话,宣坝的嗓音很好,他们用故乡话说个不停,相约要逛遍家乡的名胜古迹。
要去诸葛亮故里,要去曾子山,还有王羲之洗砚池、沂水大峡谷、蒙山公园 小筑一口吻说了一大串。
好!

哪天回来呢? 五月到了,小筑问。
不告诉你,给你个突然袭击。
不要吧,你看到我蓬头蓬脑的样子咋办?
呵,正好看到你的真面目啊!

宣坝下了火车,转乘汽车。在车站遇到老家的几位熟人,他们都是复员军人,比宣坝大十多岁,小时候宣坝常常听他们讲部队生活,特殊是他们的那段硝烟阅历,就发生在宣坝现在服役的地方。
你们去哪里? 宣坝问领头的络腮胡詹大哥、瘦高个严大哥,再看看后面的老兵,都衣着迷彩服,背着大背包,带着锨铲绳索等工具,全副武装。
去四川! 詹大哥简短地回答,就快步向出站口走去。
去救灾吗? 宣坝追上去。他在火车上听到了汶川地震的消息,心情一直很沉重。
是的,咱们打算乘飞机去,再转乘火车。 詹大哥头也不回, 都14号了,再不去就赶不及了,心里急
宣坝愣住脚步,在原地站了一会,决然追了上去: 我也去!我还有10天的假期!

科收到了很久没联系的同学宣坝的短信: 老同学,我已经在开往四川的列车上了。这次回家省亲,在家乡汽车站遇到了去灾区的多少位老兵,我就跟他们来了。
到了四川兴许通信会很不好,石家庄冷水机,充电也不方便 你还记得那位叫小筑的老乡文友吗?如果过几天收不到我的短信,如果我的电话打不通,请你转告她一句话: 我喜欢她!
科一时反映不过来,这小子什么时候跟小筑接洽上了?短信还热乎乎的,肉麻!再细心读读,心又沉了起来。他按了转发键,想起那个小小的女孩子,又废弃了,还是不要让她担惊受怕吧!

都五月十八日了,宣坝还没回来,发短信也不回,打手机也打不通,怎么回事嘛?小筑急得直跺脚,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科: 老科,你那同窗,就是那个叫宣坝的 不是说要回来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电话也打不通
科说: 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们到 东外 茶庄坐一会儿。

宣坝假期满了,他直接从四川回了部队,小筑的短信密密麻麻地发来,他只简略地回了两三条,说 太忙,太累! 说 直接回军队了 。回到部队,领导让他休养几天,这才给小筑打电话,油锅炉,可是怎么打小筑也不接。
怎么啦小筑?赌气了?接电话啊。我右手不方便,用的左手发短信,太麻烦了
你的手怎么啦? 小筑终于来电话了。
被石头咬了一下,上了药,不碍事了。 宣坝说。
不行,我得看看
离那么远,看不到的,要不上QQ给你看看,不过打字也麻烦呢
那我跳进你宿舍看看!
别逗了,你会翻筋斗云不成? 宣坝听到微微的敲门声,认为是军医又折回来了,边打电话边去开门。
你开门吧,信不信我在门外?嘻嘻~~~~~~ 宣坝翻开门,看见一个披肩发的女孩,扶着耳边的手机,嬉笑着对着门内谈话。再看旁边,闪出宣扬科的李干事。李干事笑着走开了,边走边回首招手: 人我带到了,你俩好好聊!
宣坝一时恍恍惚惚,好像在梦里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宣壩傳給同學科的一張照片,無意中成瞭他跟小築相識的淵源。
那天,小築在本地文友群裡,偶尔點擊瞭科的QQ空間,本是想讀他的一篇文章,卻在一瞥間發現瞭一張照片,那是一位雄姿颯爽的軍人,在閱讀一塊紀念碑上的文字,寬大的紀念碑、暗褐紅色的文字襯托著他凝神閱讀的側影,小築心底的某根琴弦被觸動瞭。
她問科: 你空間裡那位軍人是誰?
噢,我高中的同學宣壩,現在任雲南一個邊防檢查站參謀,這是他上個月在烈士陵園掃墓的照片,我很喜歡,就傳空間瞭。
哦。
你想認識他嗎? 科發瞭個壞壞的表情, 他未婚,有QQ,120466xxx;手機,15891916xxx
但科馬上說: 他的手機號碼我得問過他,批准才干給你;至於他的QQ,反正他基础不上的
哼,不稀奇。 小築說。
假話吧? 科說。小築懶得理他。但還是悄悄去加QQ。

宣壩收到老同學科的短信,說有位老鄉MM看到瞭空間裡的照片,想認識他,問能不能把手機號碼告訴她。又說,她人不錯的,是縣文聯的成員,有文章在報刊發表的。
收到短信的當兒,宣壩剛換崗回來,又累又餓,邊扒拉著飯邊回復: 暫時不要告訴她。
晚上他上網瀏覽資料,同時又上Q看看,看見有個加友申請,也沒在意,就把申請刪掉瞭。他要急著去查閱資料,QQ,不過是方便和千裡之外的傢人聯系。

小築,他說暫時不要把手機號碼告訴你,那,我還是收回吧。
誰向你要瞭?哼! 加友沒有覆信,又聽瞭這話,小築很冤屈。
到瞭 八一 節,她還是忍不住往那個號碼發瞭一條短信: 節日快樂!
沒有回音。
新年來瞭,小築又發瞭一條短信: 新年快樂!每天開心!
沒有回音。
2007年的秋天來瞭,小築想起去年在科的空間裡看到的那張照片(她已經轉到自己的空間瞭),於是又去查找120466xxx,過瞭兩天一看,加上瞭!哼,她不理他。
你好! 他說。
你好! 她說。
你就是科說的那位文友?謝謝你的節日問候。
啊,你怎麼知道是我發的短信。
呵,百度手機號碼查詢,科供给的情報,還有空間裡有一年前偷的我的照片。
暈。
好一會不說話,她問: 你在忙什麼?
查資料。
可以告訴我你在哪裡嗎?
姐告。我出差到這裡的。
姐告?沒聽說過。 對於中原地帶長大的她來說,西南那個熱帶雨林的地方,太神秘太遙遠瞭。
如果有地圖你可以看看。
小築跑去看地圖。回來告訴他說: 中國地圖看不見,但網上有關內容良多,很生疏神秘的土地。
喜歡嗎?什麼時候來看看?
想去,可是假期很少,我有一顆流落的心卻總不能成行。呆在小城裡,不知季節已變換,偶尔出城一看,草綠瞭,春天來瞭;原野黃瞭,秋天瞭。
呵,你的話像畫,如詩。給你幾張我拍的姐告的風景照怎麼樣?
好啊!

日子就在這雲淡風輕裡静静流過。再沒看見宣壩上來,小築也不好意思發短信打擾,隻是心裡暗長瞭些牽掛,又由牽掛暗長瞭些怨懟。
這天,好不轻易看見他上來瞭,小築高興地發過去一個笑臉。可是對方什麼回應都沒有。
好像不認識我瞭,可是上來的他是誰?
不好心思,我忙
又忙什麼啊?和女友人聊?
沒有女朋友,寫東西上網查點資料,順便來看看。
不信啊,科的孩子都上幼兒園瞭,就沒有人追你或者給你介紹啊?
以前有過,現在沒有瞭,重要是知道瞭我的设法,我30歲以前不盘算戀愛結婚。
不必這樣吧?為什麼呢?有沒有必要啊?不理解啊! 看他半天不回一句話,小築密密地發瞭幾句話。
你當然不瞭解,也不能理解 艰深來講,就是吃飽的人和餓肚子的人的主意是完整不一樣的。
我是吃飽瞭的?
可以這麼說。隻是比方 我要吃飯去瞭,不要不高興。 宣壩頭像灰暗瞭。
就不高興。

哎,第二次見面怎麼這樣不開心啊?小築擺弄著宣壩送的姐告的風景照,她已經沖洗出來瞭,經常端詳,他的拍攝技術很好,照片很优美。
我要剪瞭,撕碎瞭,扔瞭 小築恨恨地小聲說,卻沒有去找剪刀。她上線,看見宣壩留瞭長長的一段文字給她。
你好!請原諒我上次僵硬的話,我很少QQ,部隊普通也不允許聊天,隻是過年過節的時候和傢人說說話。上次心境不大好,那天是我一位戰友犧牲的紀念日。你可能不瞭解。我們執勤的這個口岸是國傢級的對外開放口岸,任務比較沉重,有時侯還要參加追捕行動,我戰友就是在一次行動中犧牲的。我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曾經彌漫十年硝煙、被先烈鮮血染紅的土地,就在我們口岸的周圍,那些山頭,就曾經有過無數次剧烈的守土衛國戰鬥。一次次,我被前輩的事跡震动著,鼓勵著 知道嗎?你一年多前轉載的那張我的照片,我的背後就是一塊义士陵園裡的紀念碑,一共有兩塊,上面簡介著烈士的好汉事跡。在紀念碑之間是高高的紀念塔,塔的正面是毛主席題詞 国民英雄永世长存! 反面是朱德題詞 你們活在我們的心中,我們活在你們的事業中。 在紀念碑和紀念塔的背後,是900多座 小屋子,裡面住著一顆顆高貴的靈魂,房前的石碑有他們笑颜燦爛的照片,注塑冷水机,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華,近千個人生永遠定格在最青春美妙的時光 而這樣的陵園,這裡還有好幾處
請原諒我帶給你不高兴。不好意思,話已經發出去瞭,收不回瞭。對女孩子還是不要談這些太凝重的話題,女孩子應該活潑開心。你空間的文章我都讀瞭,文筆真好!有時間要好好向你學習。
小築看看時間,就在五分鐘前發的,再看看他的頭像,又已經灰暗瞭。她忍不住發瞭一條短信: 氣氣氣!
回信瞭: 氣什麼?
上來瞭也不告訴我一聲。

日子仍然平靜地流瀉。小築根據宣壩留言的線索,搜寻瞭许多內容,缓缓地讀,讀到昏天黑地,讀得淚雨滂沱。她給宣壩留言說: 我知道瞭,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曾發生過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原來離我那麼遙遠,現在卻走得那麼近。我懂得你,任何走近那片土地、走近那些故事的人都會動容。晓得嗎?為什麼一看見你那張照片我就有觸動,因為在我的心底,始终有著綠色情結、豪杰情結,從此,這個情結就再也解不開瞭。給你兩篇我最近發表的文章,寫我的綠色情結的(*^__^*)。讀讀自己過去寫的那些文章,太膚淺成熟瞭。
很快等來瞭宣壩的回話: 那兩篇文章真好!我喜歡!謝謝你!你過去的文章也很好啊,我也喜歡那種唯美的略帶憂傷的小資情調。在部隊的業餘時間我也發展瞭本人的愛好,攝影、書畫和外語,給你兩張我揮毫的照片,在郵箱裡;還有兩張換崗的照片,這兩張請不要發到空間,好嗎?

2008年的春天來瞭,多麼美好的春天啊!小築覺得每一天的天空都是那麼藍,空氣都是那麼清爽。宣壩打來電話,說他5月中旬就回來探親,那時就能够見面瞭!那是他倆第一次打電話,宣壩的嗓音很好,他們用傢鄉話說個不停,相約要逛遍傢鄉的名勝古跡。
要去諸葛亮故裡,要去曾子山,還有王羲之洗硯池、沂水大峽谷、蒙山公園 小築一口氣說瞭一大串。
好!

哪天回來呢? 蒲月到瞭,小築問。
不告訴你,給你個忽然襲擊。
不要吧,你看到我蓬頭蓬腦的樣子咋辦?
呵,正难看到你的真面目啊!

宣壩下瞭火車,轉乘汽車。在車站遇到老傢的幾位熟人,他們都是復員軍人,比宣壩大十多歲,小時候宣壩經常聽他們講部隊生涯,特別是他們的那段硝煙經歷,就發生在宣壩現在服役的处所。
你們去哪裡? 宣壩問領頭的絡腮胡詹大哥、瘦高個嚴大哥,再看看後面的老兵,都穿著迷彩服,背著大背包,帶著鍁鏟繩子等工具,全副武裝。
去四川! 詹大哥簡短地答复,就快步向出站口走去。
去救災嗎? 宣壩追上去。他在火車上聽到瞭汶川地震的消息,心情一直很繁重。
是的,我們打算乘飛機去,再轉乘火車。 詹大哥頭也不回, 都14號瞭,再不去就趕不迭瞭,心裡急
宣壩愣住腳步,在原地站瞭一會,断然追瞭上去: 我也去!我還有10天的假期!

科收到瞭良久沒聯系的同學宣壩的短信: 老同學,我已經在開往四川的列車上瞭。這次回傢探親,在傢鄉汽車站碰到瞭去災區的幾位老兵,我就跟他們來瞭。
到瞭四川也許通訊會很不好,充電也不方便 你還記得那位叫小築的老鄉文友嗎?假如過幾天收不到我的短信,如果我的電話打不通,請你轉告她一句話: 我喜歡她!
科一時反應不過來,這小子什麼時候跟小築聯系上瞭?短信還熱乎乎的,肉麻!再仔細讀讀,心又沉瞭起來。他按瞭轉發鍵,想起那個小小的女孩子,又放棄瞭,還是不要讓她擔驚受怕吧!

都五月十八日瞭,宣壩還沒回來,發短信也不回,打手機也打不通,怎麼回事嘛?小築急得直跺腳,忍不住打瞭個電話給科: 老科,你那同學,就是那個叫宣壩的 不是說要回來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新闻,電話也打不通
科說: 你能不能出來一下?我們到 東外 茶莊坐一會兒。

宣壩假期滿瞭,他直接從四川回瞭部隊,小築的短信密密麻麻地發來,他隻簡單地回瞭兩三條,說 太忙,太累! 說 直接回部隊瞭 。回到部隊,領導讓他休養幾天,這才給小築打電話,可是怎麼打小築也不接。
怎麼啦小築?生氣瞭?接電話啊。我右手不便利,用的左手發短信,太麻煩瞭
你的手怎麼啦? 小築終於來電話瞭。
被石頭咬瞭一下,上瞭藥,不礙事瞭。 宣壩說。
不行,我得看看
離那麼遠,看不到的,要不上QQ給你看看,不過打字也麻煩呢
那我跳進你宿舍看看!
別逗瞭,你會翻筋鬥雲不成? 宣壩聽到輕輕的敲門聲,以為是軍醫又折回來瞭,邊打電話邊去開門。
你開門吧,信不信我在門外?嘻嘻~~~~~~ 宣壩打開門,看見一個披肩發的女孩,扶著耳邊的手機,嬉笑著對著門內說話。再看旁邊,閃出宣傳科的李幹事。李幹事笑著走開瞭,邊走邊回頭招手: 人我帶到瞭,你倆好好聊!
宣壩一時迷迷糊糊,似乎在夢裡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风中的雨竹

吹塑机专用加热器厂家

济南导热油加热器

论坛回复语_35




Top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Sort by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5 guests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post attachments in this forum

Search for:
Jump to: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