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currently Thu 18. Oct 2018, 05:55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uthor Message
 Post subject: 广西压铸模温机
PostPosted: Thu 15. Mar 2018, 20:58 
Offline

Joined: Sat 14. Jan 2017, 15:58
Posts: 184


html模版旧时光里,纯白如雪的爱情
[导读]她不晓得她的过往,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更加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呈现,有对于他的,她现在所知道的全部都是未知数。在爱情的世界里,最先抽身而退的就是赢家 ....

她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白雪茫茫,记忆的伤疤就这样伴下落下的雪花再一次被撕开。她不禁的露出一抹笑颜,是逞强的微笑,还是自讽的讥笑?恐怕连她本人都不知道,她只是意外,自己居然没有流下眼泪。或许,是因为已经痛到麻木了;或许,只有痛到麻痹才可以放得下。

她已经记不起这是他走后的第几个冬天,她只是习惯性的会在每个严寒的冬天降临之前整理行李前往另外一个城市,待到来年春暖花开时才会归来。这一年的冬天,她却出奇的没有离开。她起身走出门外仰头看着那片愁闷的天,任由落下的雪花亲吻着她冰凉的脸颊,刹那间她泪流满面。她好像又听到他在召唤着她: 七七,七七 她知道自己又幻听了,可她情愿让自己一直幻听下去,让情照旧,梦能圆。


她是个干净的女子,像冬日里的落雪那样纯白。在遇见他之前,她一直都过着最简略,最朴素的生活。她喜欢穿白色的上衣,喜欢抱着厚厚的小说昂首挺胸着独来独往,在旁人看来,或许她是另类的,她从来不会被外界任何的事物所影响到,很少会有人可能闯入她的世界,她冷淡到有些不近人情,就像寒冬里的冰块那样冰冷。

他涌现的那一天风雪交加,寒风凌冽。没有人会乐意在这样的天色出门,也就是她还会依旧单独行走在前往图书室的路上。她看到他时,他几乎满脸是血的瘫倒在雪地里,那片纯白的雪地未然被他的血液染成让人炫目标红色。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东张西望之后发明除了她自己之外根本找不到第二个能够送他去医院的人。

该死的气象不仅让人打不到计程车,而且让通信时有时无,她一遍一遍的拨通120,声音却总是断断续续,一遍一遍的被中止。她蹲下来,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发抖着在他的鼻孔前,他还活着。她废弃了向120求助,用尽全身的力量让他附在自己的背上,然后一步一步艰巨的走向医院。她纯白的上衣就像那片被染红的雪地一样,很快被染成一样红。终于达到病院,她把他放在门口,叫了医生,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还是她,依旧喜欢穿白色的上衣,喜欢天天抱着厚厚的小说独来独往。她仍是她,依旧那么冷漠的穿梭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不回一回首。她还是她,依旧拒绝任何人向她凑近,走进她的世界。

那日,他第二次出现。在那天她救走他的那个老处所,他等了她良久。她看到他时,又一次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他满面微笑的走到她眼前,鞠躬向她表现感激。他问她为什么那天不留姓名的就分开,她问他怎么会找到她的?他们多少乎是同时向对方发问的。她只是对他笑笑,然后不言不语。他对她说他只有在被血染红的那片雪地上等待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干净女子就对了。

雪和血固然念起来几乎可以混杂,可是雪是冰冷的,血是暖和的,这就是它们最基本的差别。兴许被沾染的不仅是她银白的上衣,还有她那颗冰冷的心。从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独来独往过。她开始习惯他跟她一起并肩行走,她开始接受在她的世界里从此多了一个他。


她还是她,那个衣着白色上衣的清洁女子。他还是他,那个站在雪地里等候穿着白色上衣干净女子的男子。他们还是他们,心领神会,彼此关怀。

他眼中的她就像是雪精灵,纯洁的让他不忍心触碰一下。他一直都不敢奢望她会是属于他的,可是他却一直都默默的起誓自己是属于她的。他不敢把自己的故事告知她,那些事实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害怕。他只是告诉她,血淋淋的那一幕让他后怕,他以为他会死,他保障当前再也不会让她看到那样胆怯的画面。他没有告诉她原因,她也没有再持续问下去。

他老是喜欢唤作她七七,喜欢和他的七七一起做任何事件。他对她说, 七七,谢谢你给我这么多温暖。 然后,他们十指紧扣。她的面容淡淡的泛红,露出一个忸怩的微笑。从来没有人说她是温暖的,素来没有人会和她十指紧扣,从来没有。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她说那句话,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恋爱,她只是喜欢有他的存在。


她还是她,爱好看到期待着她的他。他还是他,喜欢等待着他看到的她。他们还是他们,十指紧扣,彼此温暖。

她变的温暖,只是针对他一人。可是她始终都猜不透他,她总是感觉他们之间有一道永远都无奈逾越的鸿沟,虽然她并不明白那道鸿沟里到底是什么货色在作祟。她曾试探着一遍一遍的对他说, 我喜欢简单,厌恶庞杂。 他一遍一遍牢牢捉住她的手对她说他没有复杂,他和她一样,一样简单,一样两条胳膊,两条腿。这样的答复让她感觉啼笑皆非,可是当她抬头时,看到他满脸冤屈的表情,她开始变的严正。她以为或许是她真的多心了,或者那道所谓的鸿沟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自己痴心妄想的设想。

每一个女人的第六感都十分的敏感,而且准的恐怖。偶然的,她会看不到等待着她的他,她会找不到他,和他失去接洽。她会发疯一样的去找他,她会像他等待她一样站在雪地里等待着他的出现。每一次他的出现对她来说都变的弥足可贵,她不勇气盘考他去了哪里,在干些什么,她只是想要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她还是她,习惯在看到他后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他还是他,想要给她最好的幸福。他们还是他们,幸福着彼此的幸福。

有时候,他会感到连自己都对自己无能为力。对她,他口口声声唤作 七七 的那个女子,他心底深处最不能够忘却的那个女子,他开端猜忌自己对她的爱,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的爱还能够支持多久。如果,如果那日他逝世在了那片雪地里,那么他就不会如斯苦楚了;如果,假如现在他可以绝不迟疑的和她结婚,那该有多好。可是,可是他忘不掉他的过往,忘不掉血淋淋的那一幕,那是他性命中最不可提及的伤痛。

他决议了一件事,他要给她最好的幸福,哪怕只是短暂的,会戛然而止的幸福。他不能够损害她,一点都不能。所以他倾尽所有,把他所有能够付出的全部都给与了她,他给了她最暖的冬天,给了她她想要的所有。他所有的付出,她全部收下。他对她说他对将来美妙的向往,他对她说她会披上像雪一样纯洁的婚纱成为最幸福的新娘。然后,她就真的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可是,沉迷在幸福中的她疏忽了他的另外一句话。他说, 七七,如果有天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仍然会记得,旧时光里,我们的爱情纯白如雪。


她还是她,等待着自己披上像雪一样纯洁婚纱时那一刻的幸福;不,她不再是她,她的时光倒回到遇见他的那些日子,她尽力去遗忘那个唤她为 七七 的人。他还是他,惦记着他纯白如雪的爱情;不,他不再是他,他背弃了他们的爱情,他给她的幸福在某一刻开始渐行渐远。他们,还是他们吗,对彼此相依相恋,不言放弃?

她总是听到他在一遍一遍的唤他 七七,七七 可是当她回身的时候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她似乎回到了遇见他之前的时光,她依旧穿戴白色的上衣,抱着厚厚的小说昂首挺胸的独来独往,只是每一次经由那片曾经被他染红过的雪地时都会不由的停留片刻。她想,也许是他厌倦了,或许是他又遇见另外一个她了,又或许始终以来都是她自己两厢情愿的自以为是。可是每当白雪飘飘时,每当看到十指紧扣的情侣时,每当那些记忆来袭的时候,她就会立即泪流不止,拼命的想起他。

她不知道她的过往,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更加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出现,有关于他的,她当初所知道的全体都是未知数。在爱情的世界里,最先抽身而退的就是赢家,不管起因,不论性别。她接收自己恋情的失败,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放得下了,能够忘得了了。可是她匆匆的发现,这只是她自己以为罢了,她越是这样认为就越是放不下,越是忘不了。


她还是她,在放得下和放不下,忘得了和忘不了之间彷徨着。他还是他,判若两人的消散着。本来,他们还是他们,一起守护着那段纯白如雪的爱情。

生活依旧。白色上衣,厚厚的小说,昂首挺胸,独来独往的干净女子。她又做回了她自己,不被任何外界的事物所影响,谢绝任何人闯入她的世界,冷漠到有些不近人情,冰冷的像严冬里的冰块一样,过着最简单,最朴实的生涯。

某日,她的手机震撼,是那串熟习到有些生疏的号码。她飞驰着离开,而后看到那片曾经被染红的雪地现在再一次被统一个人染成同样的红,她跪倒在他的身旁再一次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他的鼻孔前,然后紧紧的抱着简直遍体鳞伤的他在她的怀中,泣不成声的一遍一遍的对他说, 我给你我所有的温暖,求求你快点醒来,快点醒来

他左手紧握着一份诊断讲演: 血癌末期 !右手紧握着一部手机,频幕上的她依旧像雪一样纯粹,仍旧是他的雪精灵,依旧是他的七七。她忽然记起他说的那句被她忽略掉的话, 七七 ,如果有天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依旧会记得,旧时间里,咱们的爱情纯白如雪。
【义务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她不知道她的過往,不知道他現在在哪,更加不知道他會不會再出現,有關於他的,她現在所知道的全部都是未知數。在愛情的世界裡,最先抽身而退的就是贏傢 ....

她坐在窗前看著窗外的白雪茫茫,記憶的傷疤就這樣伴著落下的雪花再一次被撕開。她不由的露出一抹笑脸,是逞強的微笑,還是自諷的嘲笑?恐怕連她自己都不曉得,她隻是意外,自己竟然沒有流下眼淚。或許,是因為已經痛到麻木瞭;或許,隻有痛到麻木才可以放得下。

她已經記不起這是他走後的第幾個冬天,她隻是習慣性的會在每個寒冷的冬天來臨之前收拾行李前往另外一個城市,待到來年春暖花開時才會歸來。這一年的冬天,她卻出奇的沒有離開。她起身走出門外抬頭看著那片憂鬱的天,任由落下的雪花親吻著她冰冷的臉頰,頃刻間她淚流滿面。她恍如又聽到他在呼喚著她: 七七,七七 她知道自己又幻聽瞭,可她寧願讓自己一直幻聽下去,讓情依舊,夢能圓。


她是個幹凈的女子,像冬日裡的落雪那樣純白。在遇見他之前,她一直都過著最簡單,最樸素的生活。她喜歡穿白色的上衣,喜歡抱著厚厚的小說昂首挺胸著獨來獨往,在旁人看來,或許她是另類的,她從來不會被外界任何的事物所影響到,很少會有人能夠闖入她的世界,她冷漠到有些不近人情,就像嚴冬裡的冰塊那樣冰冷。

他出現的那一天風雪交加,寒風凌冽。沒有人會願意在這樣的天氣出門,也就是她還會依舊獨自行走在前往圖書室的路上。她看到他時,他幾乎滿臉是血的癱倒在雪地裡,那片純白的雪地已然被他的血液染成讓人炫目的紅色。她下意識的停下腳步,東張西望之後發現除瞭她自己之外根本找不到第二個能夠送他去醫院的人。

該死的天氣不僅讓人打不到計程車,而且讓通訊時有時無,她一遍一遍的撥通120,聲音卻總是斷斷續續,一遍一遍的被中斷。她蹲下來,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顫抖著在他的鼻孔前,他還活著。她放棄瞭向120求助,用盡全身的力氣讓他附在自己的背上,然後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向醫院。她純白的上衣就像那片被染紅的雪地一樣,很快被染成一樣紅。終於到達醫院,她把他放在門口,叫瞭醫生,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她還是她,依舊喜歡穿白色的上衣,喜歡每天抱著厚厚的小說獨來獨往。她還是她,山东冷水机,依舊那麼冷漠的穿梭在人來人往的人群裡,不回一回頭。她還是她,依舊拒絕任何人向她靠近,走進她的世界。

那日,他第二次出現。在那天她救走他的那個老地方,他等瞭她很久。她看到他時,又一次下意識的停下瞭腳步。他滿面微笑的走到她面前,鞠躬向她表示感謝。他問她為什麼那天不留姓名的就離開,她問他怎麼會找到她的?他們幾乎是同時向對方提問的。她隻是對他笑笑,然後不言不語。他對她說他隻要在被血染紅的那片雪地上等待一個穿著白色上衣的幹凈女子就對瞭。

雪和血雖然念起來幾乎可以混淆,可是雪是冰冷的,血是溫暖的,這就是它們最根本的區別。也許被感染的不僅是她洁白的上衣,還有她那顆冰冷的心。從那天起,她就再也沒有獨來獨往過。她開始習慣他和她一起並肩行走,她開始接受在她的世界裡從此多瞭一個他。


她還是她,辊筒专用模温机,那個穿著白色上衣的幹凈女子。他還是他,那個站在雪地裡等待穿著白色上衣幹凈女子的男子。他們還是他們,心照不宣,彼此關心。

他眼中的她就像是雪精靈,純潔的讓他不忍心觸碰一下。他一直都不敢奢望她會是屬於他的,可是他卻一直都默默的發誓自己是屬於她的。他不敢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她,那些事實讓他感覺到無盡的恐懼。他隻是告訴她,血淋淋的那一幕讓他後怕,他以為他會死,他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她看到那樣恐懼的畫面。他沒有告訴她原因,她也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他總是喜歡喚作她七七,喜歡和他的七七一起做任何事情。他對她說, 七七,謝謝你給我這麼多溫暖。 然後,他們十指緊扣。她的面容淡淡的泛紅,露出一個靦腆的微笑。從來沒有人說她是溫暖的,從來沒有人會和她十指緊扣,從來沒有。她不知道他為什麼對她說那句話,她甚至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戀愛,她隻是喜歡有他的存在。


她還是她,喜歡看到等待著她的他。他還是他,喜歡等待著他看到的她。他們還是他們,十指緊扣,互相溫暖。

她變的溫暖,石狮电导热油炉,隻是針對他一人。可是她始終都猜不透他,她總是感覺他們之間有一道永遠都無法跨越的鴻溝,雖然她並不清晰那道鴻溝裡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怪。她曾試探著一遍一遍的對他說, 我喜歡簡單,討厭復雜。 他一遍一遍緊緊抓住她的手對她說他沒有復雜,他和她一樣,一樣簡單,一樣兩條胳膊,兩條腿。這樣的回答讓她感覺哭笑不得,可是當她抬頭時,看到他滿臉委屈的表情,她開始變的嚴肅。她認為或許是她真的多心瞭,或許那道所謂的鴻溝根本就不存在,隻是自己胡思亂想的想象。

每一個女人的第六感都无比的敏感,而且準的可怕。偶爾的,她會看不到等待著她的他,她會找不到他,和他失去聯系。她會發瘋一樣的去找他,她會像他等待她一樣站在雪地裡等待著他的出現。每一次他的出現對她來說都變的彌足珍貴,她沒有勇氣盤問他去瞭哪裡,在幹些什麼,她隻是想要緊緊的依偎在他的懷中。


她還是她,習慣在看到他後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口。他還是他,想要給她最好的幸福。他們還是他們,幸福著彼此的幸福。

有時候,他會感覺連自己都對自己無能為力。對於她,他口口聲聲喚作 七七 的那個女子,他心底深處最不能夠忘記的那個女子,他開始懷疑自己對她的愛,他不知道自己對她的愛還能夠支撐多久。如果,如果那日他死在瞭那片雪地裡,那麼他就不會如此疼痛瞭;如果,如果現在他能夠毫不猶豫的和她結婚,那該有多好。可是,可是他忘不掉他的過往,忘不掉血淋淋的那一幕,那是他生命中最不可提及的傷痛。

他決定瞭一件事,他要給她最好的幸福,哪怕隻是短暫的,會戛然而止的幸福。他不能夠傷害她,一點都不能。所以他傾盡所有,把他所有能夠付出的全部都給與瞭她,他給瞭她最暖的冬天,給瞭她她想要的一切。他所有的付出,她全部收下。他對她說他對未來美好的憧憬,他對她說她會披上像雪一樣純潔的婚紗成為最幸福的新娘。然後,她就真的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可是,沉浸在幸福中的她忽略瞭他的另外一句話。他說, 七七,如果有天我們不能在一起瞭,我依然會記得,舊時光裡,我們的愛情純白如雪。


她還是她,期待著自己披上像雪一樣純潔婚紗時那一刻的幸福;不,她不再是她,她的時光倒回到遇見他的那些日子,她努力去遺忘那個喚她為 七七 的人。他還是他,想念著他純白如雪的愛情;不,他不再是他,他背棄瞭他們的愛情,他給她的幸福在某一刻開始漸行漸遠。他們,還是他們嗎,對彼此相依相戀,不言放棄?

她總是聽到他在一遍一遍的喚他 七七,七七 可是當她轉身的時候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她好像回到瞭遇見他之前的時光,她依舊穿著白色的上衣,抱著厚厚的小說昂首挺胸的獨來獨往,隻是每一次經過那片曾經被他染紅過的雪地時都會不由的停留片刻。她想,或許是他厭倦瞭,或許是他又遇見另外一個她瞭,又或許一直以來都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可是每當白雪飄飄時,每當看到十指緊扣的情侶時,每當那些記憶來襲的時候,她就會破刻淚流不止,拼命的想起他。

她不知道她的過往,不知道他現在在哪,更加不知道他會不會再出現,有關於他的,她現在所知道的全部都是未知數。在愛情的世界裡,最先抽身而退的就是贏傢,不論原因,不論性別。她接受自己愛情的失敗,她以為這樣就可以放得下瞭,可以忘得瞭瞭。可是她漸漸的發現,這隻是她自己以為而已,她越是這樣以為就越是放不下,越是忘不瞭。


她還是她,在放得下和放不下,忘得瞭和忘不瞭之間徘徊著。他還是他,一如既往的消逝著。原來,他們還是他們,一起守護著那段純白如雪的愛情。

生活照舊。白色上衣,邵阳导热油电加热炉,厚厚的小說,昂首挺胸,獨來獨往的幹凈女子。她又做回瞭她自己,不被任何外界的事物所影響,拒絕任何人闖入她的世界,冷漠到有些不近人情,冰冷的像嚴冬裡的冰塊一樣,過著最簡單,最樸素的生活。

某日,她的手機震動,是那串熟悉到有些陌生的號碼。她飛奔著離開,然後看到那片曾經被染紅的雪地如今再一次被同一個人染成同樣的紅,她跪倒在他的身旁再一次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他的鼻孔前,然後緊緊的抱著幾乎體無完膚的他在她的懷中,泣不成聲的一遍一遍的對他說, 我給你我所有的溫暖,求求你快點醒來,快點醒來

他左手緊握著一份診斷報告: 血癌末期 !右手緊握著一部手機,頻幕上的她依舊像雪一樣純潔,依舊是他的雪精靈,依舊是他的七七。她突然記起他說的那句被她忽略掉的話, 七七 ,如果有天我們不能在一起瞭,我依舊會記得,舊時光裡,我們的愛情純白如雪。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静默地守候

香樟古镇,七月流光

只见宝生犹如黑旋风李逵一样由于工种的不同

麦积山外人家(散文“印象天水”有奖征文大赛)




Top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Sort by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Trmbdunalt and 9 guests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post attachments in this forum

Search for:
Jump to: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