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currently Sun 23. Sep 2018, 22:21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uthor Message
 Post subject: 吉林电加热导热油炉
PostPosted: Wed 14. Mar 2018, 18:39 
Offline

Joined: Sat 14. Jan 2017, 15:58
Posts: 184


html模版骑着单车去流落
她想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住在海边,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
她想听着海唱歌的声音,陪在每个日日夜夜,安静的生活。
她想离开喧嚣的城市,到处随便的流浪,去看那蓝色的天空,还有美丽的花朵。
她想牵着一个人的手,然后骑着单车一起飞行。

【A】

安若是个精致的女子,有着较好的面容,之所以用 精致 两个字来形容是因为她确实美的无法无天。一双桃花眼恰倒利益的镶在脸间,配着那挺直的鼻梁,樱桃似的小嘴,仿佛古代画中的女子正常。妖娆的身材以及天使般的声音,让每个和她说话的男生都有一种想要据有的欲望。
安若虽然有着表面的景色,但内心却是一个哀伤的女子,她不喜欢和朋友一起出去游玩,老是喜欢一个人悄悄的呆在家里,偶尔时间充足的时候,也只是骑着那辆从17岁就随着她的单车来到离家最近的海边,然后一直坐到下午夕阳袭击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安若喜欢写字,没事的时候总是在纸上写写画画,仿佛那混乱不堪的文字就能代表她内心的一切。她是孤单的,没有人知道她的思惟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即使有人乐意靠近的话,也会被她无情的疏远,于是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一个公主,美丽且自豪的公主,让人始终无奈靠近。
安若喜欢做梦,小时侯她总是梦见自己在一个城堡里,穿着和白雪公主美丽的衣服,旁边还有英俊的王子,尽管梦中的她看不清晰王子长的什么样子,但是她能清晰的记住王子说话的声音,浑朴中透着柔柔。旁边花园里的花开的盛艳,她和她的王子手牵着手一起散步。

【B】

夏天来了,安若的学校开始放假,这下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出去散步,在也不用每天挤着公车去学校。想起自己的上学的日子就有些愁闷。每天早晨起床收拾完以后开始下楼,左拐之后到了街上,守在公车去学校那条必经的小路上等待,习惯性的拿里背包的里MP4听起歌来,有些时候因为忘了情好几回都错过坐车的机会。
她不化妆,但是看起来依然美丽,头发在肩上随意的散落,仿佛那周密的心思一样让人数也数不清。她喜欢穿白色的帆布鞋,白色的裙子,还有白色的T恤。偶然会穿着在市场里淘来的那件大衬衫,粉红色的有些背眼,但是她觉得那样的红就像当初的自己,尽管妖娆,但却是实在。
这天安若早早的起床,收拾了屋子之后开始下楼。安若的房子是在一所宁静的小区租住,父母说若儿是个乖巧的女子,应该可以自行独立的生活。于是在安若上大一刚开始的时候,父母不远千里来到女儿所念书的城市开始为她支配。找了一座靠近海的地方,旁边是一些小区的花园还有建造性的东西。那天父母开车送来了她平时用的一些物资,还有她从17岁就骑着的单车放在她的屋子,留下了一笔钱便离开了。安若没有哭,看着父母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她是个干净的女孩,一室一厅的房间被她扫除的纤尘不染,偶尔会有同学上她这里来玩,但是更多的时间她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
仰起了头看着远方的天空,还有刚出来的太阳,这个画面被定格在了那里。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于是她顺着大街旁一路的小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邻近中午,用脚踢开了屋子的门,随即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扔到地上。只看见一堆的零食还有一些常用的货色散落在各个角落。

【C】

安若喜欢做饭,她觉得那样才能更显出女人的美丽。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去离家不远的市场去买菜,然后回家对着菜谱一样一样的烹调,还别说,做出来的味道真不错。有一次多少个同学来到家里,她筹备了一桌子的饭菜迎接着大家。有同窗开玩笑说; 若不像是个美丽的花瓶啊,原来也可以这样生活 。听完之后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她委曲的应和着,因为她知道自己本不是同学眼中所想看到的那个样子。
时间过的稍快,中午总是无聊的日子,打开电脑看见几个常常聊天的朋友在线。安若说学校放假了,暑假的日子不知道该怎么过。这时对方就说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来这边玩吧,我接你。说这话的是安若在网上的朋友,他叫晨光。他们因为在一个BBS上认识,然后便有一遭没一头的开始聊天。晨光并没有见过安若本人,只是在视频上看见她长的非常英俊,偶尔会开玩笑着说,如果自己找到像安若这样美丽的女孩做女朋友那该多好。她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对晨光安若有着自己的认识,视频里的晨光看起来比较年青,有着和自己相仿的年事,只是多了一份成熟。她喜欢叫晨光 光 。觉得非常亲热,光代表暖和还有希望,所以她总是轻声的喊他光。晨光知道安若叫自己一个字,所以他也叫安若 若 。他说若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飘渺,还有漂亮。就像她给人的感觉总是很游离,有些时候离自己很近,有些时候又离自己很远。
安若和晨光不在一个城市,很多时候她会对晨光说: 如果咱们离的近一点的话,那么我就骑着单车去找你玩,然后我们看去海 。说完的时候她笑了,由于她觉得和一个不错的朋友去看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而且事实的她也没有几个可以说话的人。
网上晨光还是一直在煽动着安若去他的城市玩,若心里想着,如果要去的话又不能骑上自己的车子,那么还不如不去,因为坐车始终是安若所不喜欢的。晨光似乎看出了安若的心思,说道: 如果你坐车来的话我去车站接你,然后可以骑着脚踏车带你玩遍我的城市,怎么样,而且你的一切都由我包,什么开销,路费还有等等。你看这么好的机遇你还不掌握么 。若笑了一下,随即同意了来,说是明天起程,然后下午就到。
其实安若和晨光的城市离的不远,坐火车也只是四五个小时的样子。但也只是那样,安若心里依旧有着不愉快。当光说她的一切都由他负责的时候,安若并没有表示的很开心,因为若是一个有自知的女孩,不会容易去接受任何人的好。包括光给的那一切,但是最后她仍是同意了,只因为光说了,她去的话他可以骑着单车带她游遍全部城市,因为她喜欢坐在单车后面的感觉,所以她同意了他的恳求。

【D】

买了票,上了火车,一个靠近窗子的位置,可以清晰的观看到外面的景致。背着一个硕大的包,里面乌七八糟的放满了东西,穿着白色的T恤,白色的中裤,还有一双白色的平底凉鞋。看着自己的这一翻打扮自己都不禁失声笑了出来,仿佛一个中学生的样子,头发扎了一个马尾随意的摆动。
注意到了身边的这个男生,有着清秀的面容,给人一种很平安的感到,但是更多的时光他只是埋头看书,从余光中她看见他看的是一本当代的杂志。他不抬头,她始终无法清晰的看清他的脸,于是好奇心激烈的袭击了她,就这样,一路上她一直看他,而他一直看书。
似乎有些累了,罗唆趴在桌子上休息,但是眼神还是一直不曾离开他,只管他们坐的很近,如果在近一些的话都可以遇到对方的肌肤。有服务员过来问候,看有没有人需要买东西,问到她的时候她微笑着说不用了,这时她看见他的头抬了起来,问服务员要了一瓶水,然后合起了书安静的坐着。
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仿佛自己小时侯看过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英俊,她有些走神,就这样一直的看着他。他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眼神,然后开始注目着她,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开始对望。
你好,我叫小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先打破了彼此间的僵局,自报姓名的介绍了自己。
昂,小安,哦...,我叫安若,你可以叫我安若,或者若,错误,就叫我安若吧 。安若有些缓和,也有些惊惶,刚才一直的失仪让她觉得自己很傻。所以说起话来都有些吞吞吐吐。
嗯,好吧,我叫你安若吧,那你就叫我小安,大家都那样叫我,那你是预备到哪里去呢 。小安没有一丝惊慌眼前的这个女孩,反而觉得她的神情非常可恶。
我?你是说我吗?我去B城,那里有我的朋友,学校放假了所以我过去玩几天,你呢? 安若慢慢的缓过神来,开始和小安平静的聊天,但是心坎却依然掩盖不了激昂之情。
我也去B城,快到了,我去那边看海,据说那边的海比A城的海要好看很多,你看我还带了照相机呢 。说话的时候小安把装在包里的照相机顺手拿了出来。
你家在A城市吗 ?安若充斥好奇的问着。
是啊,怎么了 ?
我也在A城,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呢 ?
噢!以前住在学校,很多时间都在学习,偶尔有空的时候也只是去A城那唯一的一片海边坐会,然后持续回学校 。
海边,A城,身影 。安若的脑袋有些乱,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起来。想起自己前一阵也是一个人去海边坐,总是能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男孩的身影,那个身影很消瘦,因为离的远的关联所以比拟模糊,只是记得身影的上面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白色T恤。岂非是他?安若若有所思的想了起来。
安若,你怎么了,我们立刻就快到了,很开心今天遇到你 。
啊!没事啊!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你刚说什么?哦!我也是啊,很开心遇到你啊 。安若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说起话来断断续续。

【E】

下了火车,安若看着小安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抬头失落了一会,拿出包里的手机打电话给晨光,说自己已经到了。叫他赶快过来。电话里晨光的声音离的很近,仿佛就在身边一样。 若,你往后转,我在这里 。这句话似乎不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随即她朝着那声音的地方回首望去,只见晨光站在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微笑的看着她。
和视频里的他比起来眼前的光显得更加有活力,穿戴淡蓝色的短袖,中等的牛仔裤,还有一双黑色的帆布鞋,如果不是这身打扮的话,他看起来会更加的成熟。
若,你知道么?我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方才给你发信息怎么不回啊 ?晨光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似乎两个人已经是很好的知己,但是必定他们才是第一次会晤。
是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的,或者没听见吧 。安若说话的时候从包里拿出手机来看,果然有10条未读信息,打开看来里面有一条是小安的。想起刚才的事情来,原来火车上她只顾着和小安聊天,居然没有听见手机信息的声音,下火车的时候她存了小安的电话号码,那个时候居然也没留神到手机里的未读信息。
哦,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回家吧。好好休息一下,一定很累了 。说着说着晨光就牵起了安若的手往北走。但是安若习惯性的甩开,她知道自己和光只是第一次见面,固然以前是不错的朋友,但是依旧不喜欢光对自己太好。
晨光走在前面,安若跟在后面,经由十分钟的路程已经来到了一所小区的门前。上了楼,打开门,进去。安若发明晨光的家很干净,很早以前她就知道晨光是和自己有着一样的生活,一个人住,然后每天上学,放学,不同的是晨光是骑着单车去学校,而她则是每天挤着公交。
赶紧坐下吧,我给你倒杯水,好好休息一下 。晨光很热忱的招待着安若,她应了一声,眼神游离在这个屋子里,白色的墙烘托出屋子的干净,还有生气,窗台上的花开的娇艳,洗的很清洁的衣服晒在阳台上,简略的家具让房间显得更加的温馨。
安若的心镇静了很多,开始和晨光絮絮叨叨起来。
光,你把家收拾的很干净,和我一样,我就喜欢这样的环境,很舒服 。她拿着水杯对着正在做饭的晨光说。
若,你忘却了吗?以前就是因为我说我喜欢干净,喜欢单车,喜欢白色的衣服,还有海,所以你才会和我成为这么要好的朋友啊 。晨光在厨房背对着安若说着。
她想了起来,刚意识晨光的时候是因为他和自己有着相同的一面,所以才能和他聊的如此投契。
呵呵,是啊。呵呵 。安若笑了出来,很好听的声音,回荡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F】

休息了一天后,晨光提议说带安若去市中心玩。她同意了之后便和晨光一起出来。晨光说骑上脚踏车带着她,但是她却说她想走路,所以两个人肩并肩的行走。路上安若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的声音。翻开来看是小安的。 安若,你在哪里呢?还好吗?我在市中心的街道上,这里很繁华,可惜你没在,也看不到 。安若回过信息。 我在朋友这里,我很好,你好好玩吧,开心些 。于是关了手机放进包里。
是谁的电话啊 晨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噢,一个朋友的信息,没事 。
来到了市中心的街道,果然一片繁荣的景象,只见两旁摆满了目不暇接的小饰品,非常的养眼。晨光拉着她来带面前,拿起摊子上的一个手镯,在她面前晃了一晃。 怎么样,好看吗 。 挺好看的 。 老板,这个多钱呢 ?晨光启齿问那镯子的价钱。 那个要的话三百,原来是三百五十快 。老板奸笑着回答。 这么贵,你要这做什么啊 ?安若开口问着晨光。她感到那样的东西值不了多钱,但是在这却这么昂贵。 好吧,三百就三百,麻烦你帮我把这包起来,谢谢 。谈话的时候晨光没有理安若,而早已经付了钱,从老板手里拿过了盒子。
若,送给你,希望你能收下 。晨光看着眼前的安若说。
什么?送给我,为什么?我不要 。安若有些吃惊的看着晨光,觉得他有些不堪设想,花那么多的钱买了一件不怎么样的东西。
不为什么,就是想送你东西,你拿下吧 。说着晨光就把东西往安若的手里放。
好了,别放了,我是不会要的。谢谢你 。安若似乎有些活力,朝气晨光的举措,她不喜欢他对她那么好,因为他们两个必定只是朋友。
等等我,别赌气了,好吧,放我这里吧 。晨光追着走的极快的安若,在她身后大喊了起来。安若放慢了脚步,等着晨光。
慢慢的浪荡在市中心,安若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样子,她想起了刚才小安发给她的信息,说他也在市中心,那么会不会遇到他呢?晨光提议说坐在路旁的石凳上休息一下,安若同意了,因为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坐在那里,安若无聊的翻着背包,想听MP4里的歌,但又认为晨光呆在身边,于是只是安静的坐着。眼望着前方。

【G】

一个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只见小安拿着照相机在一群修建面前不停的拍着,而且脸上挂着很高兴的表情。当小安转过身的时候,那个表情僵在了脸上。他看见安若还有一个男子愉快的聊天,旁边不断还有卖花的小女孩在向他们倾销。那个男子买了九朵玫瑰,站起来跪在地上送给了安若,安若看见远方的小安在望着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匆忙的拉起跪在地上的光,说他不要总是这么开玩笑。因为当时间跪下送花的时候说,以后求婚的话他就要这样做。所以先提前演示一下。但是远处的小安不知道他们之间说着什么,只是看见他们彼此脸上洋溢着笑脸。小安的心里有些矛盾,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走从前了他们打招呼呢?还是自己一个人离开。
最终小安还是走了过去,笑着和安若打招呼,只是安若显得有些举足无措的样子,似乎小安看出了她的心思,能洞察她的一切。站在旁边的晨光有些吃惊,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小安礼貌性的伸出手来,和晨光问好,然后离开。
之后晨光问着安若他是谁?安若只是淡淡的说是一个朋友,然后就一声不吭的起身行走。晨光看着安若的身影快要消失,也没心思多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小型冷冻机,因为安若素来没有告知过自己在B城还有朋友。
回到家,安若坐在床上,想起小安刚才的样子有些不安。随即吵杂的声音打乱了她的思路,仰头望去,只见晨光在厨房里来回的忙着,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当真。
吃完饭,安若不想看电视,于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这时晨光走了进来。说了些话然后离开,轻声的带上门。

【H】

天还没亮就闻声客厅里往返走动的声音,开门之后只见一辆单车放在面前。
若,赶快起来了,我们一会去看海 。说话的时候晨光还一边收拾着。
啊,看海,这么早,才几点啊 。安若有些吃惊的问着。
不早了,我们去看日出啊,海边的日出很美的,你不是说一直都喜欢吗 ?
哦,看日出啊,那还可以,好吧,等下我,这就去换衣服 。说着话安若就追随着拖鞋的哒哒声回到了房间。
白T恤,马尾辫,休闲裤,帆布鞋,每次去海边的时候安若总是喜欢这样的打扮,因为看起来比较清爽。晨光推着单车早已经在楼下等着。夏天的天才刚亮,一种清新的味道袭击而来,坐在晨光的车子后面,只觉得一阵温暖。抱紧了晨光的腰,用脸贴着他的背,实在在心里她早已经把晨光当做最好的朋友,或者哥哥。
来到海边,远远看去一片鲜艳的红色在远处慢慢升起。坐在沙滩上靠着晨光的肩膀,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像个大人一样宠腻着自己的孩子。她对他说了很多的话,比如她想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住在海边,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比如她想听着海唱歌的声音,陪在每个日日夜夜,安静的生活。比如她想离开喧嚣的城市,到处随意的流浪,去看那蓝色的天空,还有俏丽的花朵。在比如她想牵着一个人的手,而后骑着单车一起翱翔。
小安看见了这一幕,他心里有着微疼的滋味,只是觉得这样的女子始终都离自己太远,即使她曾经在火车上凝视着他,即使她曾经累了的时候靠在他的肩膀休息,即使她要了他的电话号码,牵了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如果在A城碰见他的话她会追他,但是终极她还是美丽的无法靠近。他觉得自己该离开了,如果在下去的话他会疯掉。
安若不知道远处的小安看见了自己和晨光的样子,只是偶然会想起火车上那个面容好看的男子,还有在市中心那匆匆的一别。

【I】

中午了,天热了起来,安若倡议该回去了,于是晨光又带着安若离开了海边。路上安若收到了小安的短信: 安若,祝你幸福,希望你在这里玩的开心,后天我我将离开B城,早晨8点的火车。再见了。她没有给他回过信息,只是觉得心里一阵子酸楚,想起了前几日火车上的相遇,她自动和他说话,她靠在她的肩膀,她说着如果一起在A城的话她会追他,只是怎么突然觉得有些遥远。
回到晨光的家,她美美的睡了一觉,第2天的时候她告诉晨光阐明天想要回去,晨光有些不解,追问着玩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她淡淡的只是说想回到自己的城市,然后好好休息,看着她一脸疲乏的样子,晨光不好在强留。那一天过的很安静,一整天晨光和安若都呆在屋子里,偶尔聊天,偶尔打闹。晨光依旧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说是给她饯行。她笑了,说晨光是一个孩子。
晚上她不很早的回房间睡觉,只是觉得明天就要走了应当和晨光在呆一会。屋子里的灯光有些煞白,晨光显然有话要说,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不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光,谢谢你陪我的这几天,我很开心 。她打破了彼此间的为难,开端说道。
若,可以多留几天么?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
不想呆了,我想回去了,不要紧,以后我还可以过来啊,别那么伤感 。安若看着流了泪的晨光坐在沙发里泪眼婆娑的望着自己,心里莫名的好受。
那,那好吧,我明天送你,我去帮你收拾东西 。说着晨光就起身来帮安若收拾起东西来。
光,不用了,你放在那里吧,我一会弄,还有明天你不用来送我了,我不喜欢分别的局面 。安若对着正在忙活的晨光说,显然晨光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依旧在摆弄着什么。

【J】

第2天还不到七点的时候安若就早早起床来,看见熟睡在沙发上的光,突然有些依依不舍,尽管在前几天和光聊天的时候安若说把光当做一个哥哥,只是光始终对自己都超乎了妹妹的那种感情。拿起了昨天晚上晨光整顿好的背包然后轻声的分开。临走的时候她还迷恋了的看了屋子里一眼。
火车站边,只看见晨光一个人衣着昨天的那件衣服,表情张皇的到处寻找。手机响了起来,看见是晨光的电话。 喂,光,我已经走了,谢谢你照料我的日子,拜拜 。说完之后还没等晨光说话她就匆忙的挂了电话。透出窗户看去,光一个人傻傻的站在火车道旁,眼神失落,让人有些心疼。最后绝望的离开。
若,你也回去么 ?说话的是小安。他的声音打破了正在想事的安若。
安,是你?是啊,我想回家了,我知道你也回去吧 ?若试探性的问着小安。
我昨天看了海,然后逛了市中心,觉得够了,拍了很多的照片,所以想着回去。你男朋友怎么没送你呢 。小安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原来他的座位是和安若的紧挨着,他仍旧在她的旁边,而她依旧靠着窗。
男朋友?你是说光吗?噢!不是,他是我哥哥,我没叫他来送 。安若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很平静。
哥哥,亲哥哥吗?我还认为是你....。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两个一起回A城吧 。
是什么啊,怎么说话迷迷糊糊的。哦,好啊,一起回A城。
车上,安若依旧靠在小安的肩膀,嗅着他头发的香味很是舒服,突然她伸出了手抚摸他的脸颊,小安有些惶恐,酡颜的和柿子一样,整个身材僵在了那里。耳边,传来安若渺小的声音: 以后叫我若,我爱好你 。然后看见她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睡去。

【K】

回到A城后,安若带着小安来到了自己的地方,停留了一阵子后便骑着单车带着小安去看海。到了那边的时候小安突然高兴了起来说: 本来那个女孩是你啊 。安若听懂了其中的意思。A城的这片海离市中心很远,但是离自己住的地方却很近,记得以前每次来这边的时候,远处总是有一个身影在晃动,望过去,似乎那个身影也在看着自己,只是因为间隔的遥远总是很模糊的感觉。那天在活车上第一次遇见小安的时候,只觉得他的身影特殊的熟悉,听他说也常去那片海边,于是更加肯定了那个身影就是他。
夏天的日子快要过去,若对小安说,渴望过那种自由自在的自由生活,虽然现在的日子很舒服,但是照旧不喜欢,她总是想骑着单车去流浪,去看外面很美的世界,还有更辽阔的蓝天还有大海。于是小安允许若说,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会陪着她一起去流浪。
光发了信息过来,问若过的怎么样,自从回来当前都很少见她上网,电话也不怎么接洽。若笑着说很好,而且许诺说过几天会再一次过去看他,晨光粉饰不住内心的冲动不停的问着是真的么?若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 因为你是我的哥哥,所以我会想你 。
晨光再次见到安若是几天后的事,只是安若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而且安若这次的出行工具就是单车。原来她一路是骑着单车过来的。随后安若随意的先容着: 这是小安,我流浪的守护者 。 这是晨光,一直维护我的哥哥 。晨光听见安若这样介绍到自己和对面的那个男子,然后什么都明确了。小安是个比较豁达的男孩,住在晨光的家里没有显得任何拘束。他们商定第二天的时候去看海。
路上,安若扬起了手腕的镯子给对面的晨光看。 光,谢谢你的镯子 。晨光看完之后笑出了声: 你终于收下了,别说谢谢,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 。说着便把单车骑的飞快。 等等我们晨光 。小安载着安若在后面使劲的喊着,而这时,安若抱住了小安的背,把脸贴了上去, 小安,你说过的,会一直陪着我,带我去看海,带我去流浪,勾勾手指不许变 。 若,我许可你,小型冷水机,会一直陪着你,骑着单车去流浪,去看海,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夏日的风稍微的刮着,吹起了安若的裙子,吹下了一地的幸福。
【义务编纂:可儿】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控温机,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病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医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侮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她想過著一個人的生活,住在海邊,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
她想聽著海唱歌的聲音,陪在每個日昼夜夜,安靜的生活。
她想離開喧囂的城市,到處隨意的流浪,去看那藍色的天空,還有美麗的花朵。
她想牽著一個人的手,然後騎著單車一起飛翔。

【A】

安若是個精巧的女子,有著較好的面容,之所以用 精细 兩個字來形容是因為她的確美的無法無天。一雙桃花眼恰倒好處的鑲在臉間,配著那挺直的鼻梁,櫻桃似的小嘴,恍如古代畫中的女子个别。妖嬈的身体以及天使般的聲音,讓每個和她說話的男生都有一種想要占领的愿望。
安若雖然有著名义的風光,但內心卻是一個憂傷的女子,她不喜歡和朋友一起出去遊玩,總是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呆在傢裡,偶爾時間充足的時候,也隻是騎著那輛從17歲就跟著她的單車來到離傢最近的海邊,然後一直坐到下战书夕陽襲擊的時候才起身離開。
安若喜歡寫字,沒事的時候總是在紙上寫寫畫畫,仿佛那雜亂不堪的文字就能代表她內心的所有。她是孤獨的,沒有人知道她的思维在想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她毕竟想要的是什麼?即使有人願意凑近的話,也會被她無情的疏遠,於是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說她是一個公主,美麗且驕傲的公主,讓人始終無法靠近。
安若喜歡做夢,小時侯她總是夢見自己在一個城堡裡,穿著和白雪公主美麗的衣服,旁邊還有漂亮的王子,盡管夢中的她看不明白王子長的什麼樣子,但是她能清晰的記住王子說話的聲音,渾厚中透著輕柔。旁邊花園裡的花開的盛艷,她和她的王子手牽著手一起散步。

【B】

夏天來瞭,安若的學校開始放假,這下她有瞭更多的時間出去漫步,在也不用每天擠著公車去學校。想起自己的上學的日子就有些鬱悶。每天早晨起床收拾完以後開始下樓,左拐之後到瞭街上,守在公車去學校那條必經的小路上等候,習慣性的拿裡背包的裡MP4聽起歌來,有些時候因為忘瞭情好幾次都錯過坐車的機會。
她不化裝,但是看起來仍然美麗,頭發在肩上隨意的散落,仿佛那縝密的心思一樣讓人數也數不清。她喜歡穿白色的帆佈鞋,白色的裙子,還有白色的T恤。偶爾會穿著在市場裡淘來的那件大襯衫,粉紅色的有些顯眼,但是她覺得那樣的紅就像現在的自己,盡管妖嬈,但卻是真實。
這天安若早早的起床,收拾瞭屋子之後開始下樓。安若的屋子是在一所安靜的小區租住,父母說若兒是個灵巧的女子,應該可以自行獨破的生活。於是在安若上大一剛開始的時候,父母不遠千裡來到女兒所念書的城市開始為她部署。找瞭一座靠近海的地方,旁邊是一些小區的花園還有建築性的東西。那天父母開車送來瞭她平時用的一些物質,還有她從17歲就騎著的單車放在她的屋子,留下瞭一筆錢便離開瞭。安若沒有哭,看著父母的身影消散在自己的視線裡。
她是個幹凈的女孩,一室一廳的房間被她打掃的一塵不染,偶爾會有同學上她這裡來玩,但是更多的時間她是喜歡自己一個人呆著。
仰起瞭頭看著遠方的天空,還有剛出來的太陽,這個畫面被定格在瞭那裡。仿佛突然想起瞭什麼事情,於是她順著大巷旁一路的小跑。回到傢的時候已經是臨近中午,用腳踢開瞭屋子的門,隨即把手裡的大包小包扔到地上。隻看見一堆的零食還有一些常用的東西散落在各個角落。

【C】

安若喜歡做飯,她覺得那樣能力更顯出女人的美麗。所以很多時候她都去離傢不遠的市場去買菜,然後回傢對著菜譜一樣一樣的烹調,還別說,做出來的味道真不錯。有一次幾個同學來到傢裡,她準備瞭一桌子的飯菜迎接著大傢。有同學開玩笑說; 若不像是個美麗的花瓶啊,原來也能够這樣生涯 。聽完之後大傢都笑瞭起來,隻有她勉強的應和著,因為她知道自己本不是同學眼中所想看到的那個樣子。
時間過的稍快,中午總是無聊的日子,打開電腦看見幾個經常聊天的朋友在線。安若說學校放假瞭,暑假的日子不知道該怎麼過。這時對方就說如果時間充分的話來這邊玩吧,我接你。說這話的是安若在網上的朋友,他叫晨光。他們因為在一個BBS上認識,然後便有一遭沒一頭的開始聊天。晨光並沒有見過安若自己,隻是在視頻上看見她長的非常美丽,偶爾會開玩笑著說,如果自己找到像安若這樣美麗的女孩做女朋友那該多好。她聽完之後隻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對於晨光安若有著自己的認識,視頻裡的晨曦看起來比較年輕,有著和自己相仿的年紀,隻是多瞭一份成熟。她喜歡叫晨光 光 。覺得异常親切,光代表溫暖還有盼望,所以她總是輕聲的喊他光。晨光知道安若叫自己一個字,所以他也叫安若 若 。他說若給人的感覺是一種飄渺,還有美麗。就像她給人的感覺總是很遊離,有些時候離自己很近,有些時候又離自己很遠。
安若和晨光不在一個城市,很多時候她會對晨光說: 如果我們離的近一點的話,那麼我就騎著單車去找你玩,然後我們看去海 。說完的時候她笑瞭,因為她覺得和一個不錯的朋友去看海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件,而且現實的她也沒有幾個可以說話的人。
網上晨光還是一直在鼓動著安若去他的城市玩,若心裡想著,如果要去的話又不能騎上自己的車子,那麼還不如不去,因為坐車始終是安若所不喜歡的。晨光似乎看出瞭安若的心理,說道: 如果你坐車來的話我去車站接你,然後可以騎著腳踏車帶你玩遍我的城市,怎麼樣,而且你的一切都由我包,什麼開銷,路費還有等等。你看這麼好的機會你還不掌握麼 。若笑瞭一下,隨即批准瞭來,說是明天出发,然後下昼就到。
其實安若和晨光的城市離的不遠,坐火車也隻是四五個小時的樣子。但也隻是那樣,安若心裡依舊有著不高兴。當光說她的一切都由他負責的時候,安若並沒有表現的很開心,因為若是一個有自知的女孩,不會輕易去接收任何人的好。包含光給的那一切,但是最後她還是赞成瞭,隻因為光說瞭,她去的話他可以騎著單車帶她遊遍整個城市,因為她喜歡坐在單車後面的感覺,所以她同意瞭他的請求。

【D】

買瞭票,上瞭火車,一個靠近窗子的地位,可以清楚的觀看到外面的風景。背著一個碩大的包,裡面亂七八糟的放滿瞭東西,穿著白色的T恤,白色的中褲,還有一雙白色的平底涼鞋。看著自己的這一翻装束自己都不禁失聲笑瞭出來,似乎一個中學生的樣子,頭發紮瞭一個馬尾隨意的擺動。
註意到瞭身邊的這個男生,有著秀气的面容,給人一種很保险的感覺,但是更多的時間他隻是埋頭看書,從餘光中她看見他看的是一本當代的雜志。他不抬頭,她始終無法清晰的看清他的臉,於是好奇心劇烈的襲擊瞭她,就這樣,一路上她一直看他,而他一直看書。
好像有些累瞭,幹脆趴在桌子上休息,但是眼神還是一直未曾離開他,盡管他們坐的很近,如果在近一些的話都可以遇到對方的肌膚。有服務員過來問候,看有沒有人须要買東西,問到她的時候她微笑著說不用瞭,這時她看見他的頭抬瞭起來,問服務員要瞭一瓶水,然後合起瞭書安靜的坐著。
她終於看清瞭他的面容,好像自己小時侯看過童話故事裡的王子一樣俊秀,她有些走神,就這樣一直的看著他。他似乎感覺到瞭她的眼神,然後開始註視著她,就這樣,他們兩個人開始對望。
你好,我叫小安,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他先攻破瞭彼此間的僵局,自報姓名的介紹瞭自己。
昂,小安,哦...,我叫安若,你可以叫我安若,或者若,不對,就叫我安若吧 。安若有些緊張,也有些驚慌,剛才一直的失禮讓她覺得自己很傻。所以說起話來都有些结结巴巴。
嗯,好吧,我叫你安若吧,那你就叫我小安,大傢都那樣叫我,那你是準備到哪裡去呢 。小安沒有一絲驚慌眼前的這個女孩,反而覺得她的神色无比可愛。
我?你是說我嗎?我去B城,那裡有我的友人,學校放假瞭所以我過去玩幾天,你呢? 安若缓缓的緩過神來,開始和小安平靜的聊天,但是內心卻依然掩飾不瞭激動之情。
我也去B城,快到瞭,我去那邊看海,聽說那邊的海比A城的海要难看许多,你看我還帶瞭照相機呢 。說話的時候小安把裝在包裡的照相機隨手拿瞭出來。
你傢在A城市嗎 ?安若充滿好奇的問著。
是啊,怎麼瞭 ?
我也在A城,怎麼以前沒有見過你呢 ?
噢!以前住在學校,良多時間都在學習,偶爾有空的時候也隻是去A城那独一的一片海邊坐會,然後繼續回學校 。
海邊,A城,荆州导热油电加热炉,身影 。安若的腦袋有些亂,突然想起瞭什麼似的喃喃自語起來。想起自己前一陣也是一個人去海邊坐,總是能看見不遠處有一個男孩的身影,那個身影很消瘦,因為離的遠的關系所以比較含混,隻是記得身影的上面穿著和自己一樣的白色T恤。難道是他?安若若有所思的想瞭起來。
安若,你怎麼瞭,我們馬上就快到瞭,很開心今天遇到你 。
啊!沒事啊!我隻是突然想起瞭一些事情罢了,你剛說什麼?哦!我也是啊,很開心碰到你啊 。安若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說起話來斷斷續續。

【E】

下瞭火車,安若看著小安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然後低頭失踪瞭一會,拿出包裡的手機打電話給晨光,說本人已經到瞭。叫他趕緊過來。電話裡晨光的聲音離的很近,俨然就在身邊一樣。 若,你往後轉,我在這裡 。這句話似乎不是從手機裡傳出來的,隨即她朝著那聲音的地方回頭望去,隻見晨光站在離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微笑的看著她。
和視頻裡的他比起來眼前的光顯得更加有活气,穿著淡藍色的短袖,中等的牛仔褲,還有一雙玄色的帆佈鞋,如果不是這身打扮的話,他看起來會更加的成熟。
若,你知道麼?我都等瞭你一個多小時瞭,剛才給你發信息怎麼不回啊 ?晨光有一句沒一句的問著,好像兩個人已經是很好的良知,然而必定他們才是第一次見面。
是嗎?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的,或許沒聽見吧 。安若說話的時候從包裡拿出手機來看,果然有10條未讀信息,打開看來裡面有一條是小安的。想起剛才的事情來,原來火車上她隻顧著和小安聊天,竟然沒有聽見手機信息的聲音,下火車的時候她存瞭小安的電話號碼,那個時候居然也沒註意得手機裡的未讀信息。
哦,算瞭,不說這個瞭,我帶你回傢吧。好好休息一下,必定很累瞭 。說著說著晨光就牽起瞭安若的手往北走。但是安若習慣性的甩開,她知道自己和光隻是第一次見面,雖然以前是不錯的朋友,但是依舊不喜歡光對自己太好。
晨光走在前面,安若跟在後面,經過非常鐘的行程已經來到瞭一所小區的門前。上瞭樓,打開門,進去。安若發現晨光的傢很幹凈,很早以前她就知道晨光是和自己有著一樣的生活,一個人住,然後每天上學,放學,不同的是晨光是騎著單車去學校,而她則是天天擠著公交。
趕快坐下吧,我給你倒杯水,好好休息一下 。晨光很熱情的接待著安若,她應瞭一聲,眼神遊離在這個屋子裡,白色的墻襯托出房子的幹凈,還有朝氣,窗臺上的花開的鮮艷,洗的很幹凈的衣服曬在陽臺上,簡單的傢具讓房間顯得更加的溫馨。
安若的心平靜瞭許多,開始和晨光絮絮不休起來。
光,你把傢收拾的很幹凈,和我一樣,我就喜歡這樣的環境,很舒適 。她拿著水杯對著正在做飯的晨光說。
若,你忘記瞭嗎?以前就是因為我說我喜歡幹凈,喜歡單車,喜歡白色的衣服,還有海,所以你才會和我成為這麼要好的朋友啊 。晨光在廚房背對著安若說著。
她想瞭起來,剛認識晨光的時候是因為他和自己有著雷同的一面,所以才干和他聊的如斯投機。
呵呵,是啊。呵呵 。安若笑瞭出來,很好聽的聲音,回蕩在房間的每個角落。

【F】

休息瞭一天後,晨光提議說帶安若去市中心玩。她同意瞭之後便和晨光一起出來。晨光說騎上腳踏車帶著她,但是她卻說她想走路,所以兩個人肩並肩的行走。路上安若的手機響瞭起來,是短信的聲音。打開來看是小安的。 安若,你在哪裡呢?還好嗎?我在市中心的街道上,這裡很繁榮,惋惜你沒在,也看不到 。安若回過信息。 我在朋友這裡,我很好,你好好玩吧,開心些 。於是關瞭手機放進包裡。
是誰的電話啊 晨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噢,一個朋友的信息,沒事 。
來到瞭市中央的街道,果然一片繁華的气象,隻見兩旁擺滿瞭琳瑯滿目标小飾品,非常的養眼。晨光拉著她來帶面前,拿起攤子上的一個手鐲,在她面前晃瞭一晃。 怎麼樣,好看嗎 。 挺好看的 。 老板,這個多錢呢 ?晨光開口問那鐲子的價格。 那個要的話三百,本來是三百五十快 。老板狞笑著答复。 這麼貴,你要這做什麼啊 ?安若開口問著晨光。她覺得那樣的東西值不瞭多錢,但是在這卻這麼昂貴。 好吧,三百就三百,麻煩你幫我把這包起來,謝謝 。說話的時候晨光沒有理安若,而早已經付瞭錢,從老板手裡拿過瞭盒子。
若,送給你,生机你能收下 。晨光看著眼前的安若說。
什麼?送給我,為什麼?我不要 。安若有些吃驚的看著晨光,覺得他有些不可思議,花那麼多的錢買瞭一件不怎麼樣的東西。
不為什麼,就是想送你東西,你拿下吧 。說著晨光就把東西往安若的手裡放。
好瞭,別放瞭,我是不會要的。謝謝你 。安若仿佛有些生氣,生氣晨光的舉動,她不喜歡他對她那麼好,因為他們兩個一定隻是朋友。
等等我,別生氣瞭,好吧,放我這裡吧 。晨光追著走的極快的安若,在她身後大喊瞭起來。安若放慢瞭腳步,等著晨光。
慢慢的遊蕩在市中心,安若看起來心不在焉的樣子,她想起瞭剛才小安發給她的信息,說他也在市核心,那麼會不會遇到他呢?晨光建議說坐在路旁的石凳上休息一下,安若同意瞭,因為他們已經走瞭一個多小時。坐在那裡,安若無聊的翻著背包,想聽MP4裡的歌,但又覺得晨光呆在身邊,於是隻是安靜的坐著。眼望著前方。

【G】

一個身影闖入她的視線,隻見小安拿著照相機在一群建築眼前不停的拍著,而且臉上掛著很興奮的表情。當小安轉過身的時候,那個表情僵在瞭臉上。他看見安若還有一個男子高興的聊天,旁邊不時還有賣花的小女孩在向他們推銷。那個男子買瞭九朵玫瑰,站起來跪在地上送給瞭安若,安若看見遠方的小安在望著她,心裡咯噔瞭一下。
匆仓促的拉起跪在地上的光,說他不要總是這麼開玩笑。因為當時光跪下送花的時候說,以後求婚的話他就要這樣做。所以先提前演示一下。但是遠處的小安不知道他們之間說著什麼,隻是看見他們彼此臉上弥漫著笑颜。小安的心裡有些抵触,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是走過去瞭他們打招呼呢?還是自己一個人離開。
最終小安還是走瞭過去,笑著和安若打召唤,隻是安若顯得有些舉足無措的樣子,似乎小安看出瞭她的心思,能洞察她的一切。站在旁邊的晨光有些吃驚,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誰?小安禮貌性的伸出手來,和晨光問好,然後離開。
之後晨光問著安若他是誰?安若隻是淡淡的說是一個朋友,然後就一聲不吭的起身行走。晨光看著安若的身影快要消逝,也沒心思多想,隻是覺得有些奇异,因為安若從來沒有告訴過自己在B城還有朋友。
回到傢,安若坐在床上,想起小安剛才的樣子有些不安。隨即吵雜的聲音打亂瞭她的思緒,抬頭望去,隻見晨光在廚房裡來回的忙著,像一個傢庭主婦一樣認真。
吃完飯,安若不想看電視,於是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這時晨光走瞭進來。說瞭些話然後離開,輕聲的帶上門。

【H】

天還沒亮就聽見客廳裡來回走動的聲音,開門之後隻見一輛單車放在面前。
若,趕快起來瞭,我們一會去看海 。說話的時候晨光還一邊收拾著。
啊,看海,這麼早,才幾點啊 。安若有些吃驚的問著。
不早瞭,我們去看日出啊,海邊的日出很美的,你不是說始终都喜歡嗎 ?
哦,看日出啊,那還可以,好吧,等下我,這就去換衣服 。說著話安若就跟隨著拖鞋的噠噠聲回到瞭房間。
白T恤,馬尾辮,休閑褲,帆佈鞋,每次去海邊的時候安若總是喜歡這樣的装扮,因為看起來比較清新。晨光推著單車早已經在樓下等著。夏天的蠢才剛亮,一種清爽的滋味襲擊而來,坐在晨光的車子後面,隻覺得一陣溫暖。抱緊瞭晨光的腰,用臉貼著他的背,其實在心裡她早已經把晨光當做最好的朋友,或者哥哥。
來到海邊,遠遠看去一片鮮艷的紅色在遠處渐渐升起。坐在沙灘上靠著晨光的肩膀,他撫摩著她的頭發,像個大人一樣寵膩著自己的孩子。她對他說瞭很多的話,比方她想過著一個人的生活,住在海邊,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好比她想聽著海唱歌的聲音,陪在每個日日夜夜,安靜的生活。比如她想離開喧囂的城市,到處隨意的流浪,去看那藍色的天空,還有美麗的花朵。在比如她想牽著一個人的手,然後騎著單車一起飛翔。
小安看見瞭這一幕,他心裡有著微疼的味道,隻是覺得這樣的女子始終都離自己太遠,即便她曾經在火車上註視著他,即使她曾經累瞭的時候靠在他的肩膀休息,即使她要瞭他的電話號碼,牽瞭瞭他的手,在他耳邊輕聲說如果在A城碰見他的話她會追他,但是最終她還是美麗的無法靠近。他覺得自己該離開瞭,假如在下去的話他會瘋掉。
安若不知道遠處的小安看見瞭自己和晨光的樣子,隻是偶爾會想起火車上那個面容好看的男子,還有在市中央那促的一別。

【I】

中午瞭,天熱瞭起來,安若建議該回去瞭,於是晨光又帶著安若離開瞭海邊。路上安若收到瞭小安的短信: 安若,祝你幸福,愿望你在這裡玩的開心,後天我我將離開B城,凌晨8點的火車。再見瞭。她沒有給他回過信息,隻是覺得心裡一陣子酸楚,想起瞭前幾日火車上的相遇,她主動和他說話,她靠在她的肩膀,她說著如果一起在A城的話她會追他,隻是怎麼突然覺得有些遙遠。
回到晨光的傢,她美美的睡瞭一覺,第2天的時候她告訴晨光說明天想要回去,晨光有些不解,追問著玩的好好的怎麼突然要走,她淡淡的隻是說想回到自己的城市,然後好好休息,看著她一臉疲憊的樣子,晨光不好在強留。那一天過的很平靜,一终日晨光和安若都呆在屋子裡,偶爾聊天,偶爾打鬧。晨光依舊做瞭一桌子的飯菜,說是給她餞行。她笑瞭,說晨光是一個孩子。
晚上她沒有很早的回房間睡覺,隻是覺得明天就要走瞭應該和晨光在呆一會。屋子裡的燈光有些煞白,晨光顯然有話要說,隻是不晓得怎麼開口,所以不停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光,謝謝你陪我的這幾天,我很開心 。她打破瞭彼此間的尷尬,開始說道。
若,可以多留幾天麼?我還想和你在一起 。
不想呆瞭,我想回去瞭,沒關系,以後我還可以過來啊,別那麼傷感 。安若看著流瞭淚的晨光坐在沙發裡淚眼婆娑的望著自己,心裡莫名的難受。
那,那好吧,我来日送你,我去幫你整理東西 。說著晨光就起身來幫安若收拾起東西來。
光,不用瞭,你放在那裡吧,我一會弄,還有明天你不必來送我瞭,我不喜歡分離的場面 。安若對著正在忙活的晨光說,顯然晨光沒有聽見她的聲音。依舊在擺弄著什麼。

【J】

第2天還不到七點的時候安若就早早起床來,看見酣睡在沙發上的光,突然有些恋恋不舍,盡管在前幾天和光聊天的時候安若說把光當做一個哥哥,隻是光始終對自己都超乎瞭妹妹的那種情感。拿起瞭昨天晚上晨光收拾好的背包然後輕聲的離開。臨走的時候她還留戀瞭的看瞭屋子裡一眼。
火車站邊,隻看見晨光一個人穿著昨天的那件衣服,表情慌張的到處尋找。手機響瞭起來,看見是晨光的電話。 喂,光,我已經走瞭,謝謝你照顧我的日子,拜拜 。說完之後還沒等晨光說話她就急忙的掛瞭電話。透出窗戶看去,光一個人傻傻的站在火車道旁,眼神失落,讓人有些疼爱。最後扫兴的離開。
若,你也回去麼 ?說話的是小安。他的聲音打破瞭正在想事的安若。
安,是你?是啊,我想回傢瞭,我知道你也回去吧 ?若試探性的問著小安。
我昨天看瞭海,然後逛瞭市中心,覺得夠瞭,拍瞭很多的照片,所以想著回去。你男朋友怎麼沒送你呢 。小安一邊說著,一邊坐瞭下來,原來他的座位是跟安若的緊挨著,他依舊在她的旁邊,而她依舊靠著窗。
男朋友?你是說光嗎?噢!不是,他是我哥哥,我沒叫他來送 。安若說話的時候語氣顯得很平靜。
哥哥,親哥哥嗎?我還以為是你....。呵呵,好瞭,不說這個瞭。我們兩個一起回A城吧 。
是什麼啊,怎麼說話模模糊糊的。哦,好啊,一起回A城。
車上,安若依舊靠在小安的肩膀,嗅著他頭發的香味很是舒服,突然她伸出瞭手撫摩他的臉頰,小安有些驚慌,臉紅的和柿子一樣,整個身體僵在瞭那裡。耳邊,傳來安若細小的聲音: 以後叫我若,我喜歡你 。然後看見她閉上瞭眼睛慢慢的睡去。

【K】

回到A城後,安若帶著小安來到瞭自己的地方,停留瞭一陣子後便騎著單車帶著小安去看海。到瞭那邊的時候小安忽然興奮瞭起來說: 原來那個女孩是你啊 。安若聽懂瞭其中的意思。A城的這片海離市中心很遠,但是離自己住的处所卻很近,記得以前每次來這邊的時候,遠處總是有一個身影在晃動,望過去,似乎那個身影也在看著自己,隻是因為距離的遙遠總是很隐约的感覺。那天在活車上第一次遇見小安的時候,隻覺得他的身影特別的熟习,聽他說也常去那片海邊,於是更加确定瞭那個身影就是他。
夏天的日子快要過去,若對小安說,盼望過那種無拘無束的自在生活,雖然現在的日子很舒畅,但是依舊不喜歡,她總是想騎著單車去流浪,去看外面很美的世界,還有更廣闊的藍天還有大海。於是小安答應若說,在以後的日子裡他會陪著她一起去流浪。
光發瞭信息過來,問若過的怎麼樣,自從回來以後都很少見她上網,電話也不怎麼聯系。若笑著說很好,而且承諾說過幾天會再一次過去看他,晨光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不停的問著是真的麼?若若有所思的想瞭想說: 因為你是我的哥哥,所以我會想你 。
晨光再次見到安若是幾天後的事,隻是安若的身邊多瞭一個人,而且安若這次的出行工具就是單車。原來她一路是騎著單車過來的。隨後安若隨意的介紹著: 這是小安,我流浪的守護者 。 這是晨光,一直保護我的哥哥 。晨光聽見安若這樣介紹到自己和對面的那個男子,然後什麼都清楚瞭。小安是個比較開朗的男孩,住在晨光的傢裡沒有顯得任何拘谨。他們約定第二天的時候去看海。
路上,安若揚起瞭手段的鐲子給對面的晨光看。 光,謝謝你的鐲子 。晨光看完之後笑出瞭聲: 你終於收下瞭,別說謝謝,這個是我送你的禮物 。說著便把單車騎的飛快。 等等我們晨光 。小安載著安若在後面使勁的喊著,而這時,安若抱住瞭小安的背,把臉貼瞭上去, 小安,你說過的,會一直陪著我,帶我去看海,帶我去流浪,勾勾手指不許變 。 若,我答應你,會一直陪著你,騎著單車去流浪,去看海,你走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夏日的風輕微的刮著,吹起瞭安若的裙子,吹下瞭一地的幸福。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论坛回复语_406

邵阳电加热器

永州油锅炉 家有儿女(硫化机加

姑苏油式模温机 眼睛_




Top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Sort by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1 post ]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6 guests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post attachments in this forum

Search for:
Jump to: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