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currently Sat 15. Dec 2018, 01:34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2 posts ] 
Author Message
 Post subject: 模温机价钱 长篇
PostPosted: Mon 5. Mar 2018, 08:01 
Offline

Joined: Sat 14. Jan 2017, 15:58
Posts: 184


html模版长篇连载:绿叶倾诉(雨声声)第六章:应聘财务
一场洪水灾害,终于换醒县政府的高度器重,政府即时组织有关部分,对老街地段的老屋子履行大排查,成果梅雪租的房被限期拆迁。想不到自己下海经营的小面馆,正走向正规经营,就这样被一场从天而降的洪水所抹杀,自己又将面临着失业,面临再就业的挑衅。梅雪一时无处所可去,只能回到父母家里,临时小住,再一次寻找就业的道路。
夕阳已开端西沉,盆地中独一的浦河河畔已开始沉静下来,梅雪坐在草地上,看夕阳染红堤岸的风景,风景如堕的烟海。风不留痕迹地吹过,将络绎不绝的思路吹淡,不断有片儿树叶,不留痕迹地飘落在面前的草地上,也不呈带走只片哀伤。突然她像走出了一片迷茫,精力为之一振,从草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对着蔚蓝溪水中的落霞:我不能在此彷徨,在此等候天上掉馅饼。于是跋起脚,向沿河而下一处广告张贴栏奔去,接着渐黑的天,用眼急急的在广告栏扫来扫去。终于一行小字映入眼球,梅雪很是惊喜,一看是一家小型水厂应聘财会人员,她忙拿出笔记本,记下电话号码和地址,准备明早,就去应聘。
这一夜她想了良多,面对前几回的应聘失败,她也好好汲取教训,早早做些明日应答的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将自己穿着整齐、大方,精神丰满地向应聘单位走去。
来应聘的单位,是一家小型矿泉水出产企业,坐落在小城西南角的龙凰山下。居当地人传播,这里的龙凰山又叫龙头山,还有一个龙尾在百里外的茶乡竹下里村,叫凤凰山。一条地下河横灌穿梭驼山,衔接着龙头、凰尾。也不知虚实,反正普通老庶民也不去讲究。但实切实在的就有一座直径二十多米的大水井就坐落在龙头山脚下。
梅雪来到厂门口一看,来应聘的人许多,于是将本人写的自我推荐书递给一位登记的年青女子,那年轻女子一看是来应聘财务岗位的,忙递给旁边的一位返老还童高个子老妇。 杜总监,她是应聘财务的。
哦! 叫杜总监的老妇,忙拿起桌上那只用深红尼龙绳将眼镜角系起的老花镜,从容不迫从头上套下,提起眼镜看了看镜片,这才将眼镜架在长满老年黑斑高高的鼻梁上,镜片后那双被绉纹沉积的黯淡无光的老眼,将梅雪的推荐书打开,两手送到胸前的最前方,而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单调的嘴唇还念念有词。梅雪不知这是一位这样的高人,默默地站在临窗桌旁。一缕秋阳透过窗棂斜射在她身上,感觉有点热烘烘的,悄悄地站着等待老妇发话。
老妇终于将眼镜取下,挂在胸前。梅雪心想:这下看完了,不知对自己要问什么,仍是第一次看见怎么认真的人看自己的推荐书,先前也有几位,都是一略而过,基础上是逛逛样子。没想到老妇将取下的眼镜,用纸屑抹了抹镜片,又从新带上继续看。梅雪想:要么对自己有好感,不然这般仔细。
大略老妇人终于把梅雪的推举书看完,心里可能也能默记下了,才摘下眼镜,用那深不可测的老眼把梅雪从头到脚扫了一眼,这才开金口: 你叫梅雪,目前无业人员?属兔? 一口浓重的本地不尺度的一般话。
梅雪心想:空话,我有职业来此处。于是连忙说: 您好!老师,我叫梅雪,目前在家。 梅雪早有预备,她不知怎样称说,索性叫老师,更为贴切。梅雪头脑转的很快,高度集中思维,对方问自己是 兔 她赶快补了一句: 老师,我是属兔的,63年生的。 说完静等待对方持续问。
看了你的推荐书,你的实践知识各个方面很优秀,固然没有在企业做过财务,但从你证书上的成就,以及你从事过相称长时间的木竹销售,我想你完整能够胜任咱们这样小企业财务的。而且你文字功底也很不错啊。 老妇像在做讲演,半天一句,想着措词。
老师您过讲了,谢谢!谢谢! 梅雪很谦逊地说。
梅雪正想怎样回答下面的提问,忽然听到 你为何没有在本场做会计?
梅雪含着笑,分明在思考着怎么回答,接着说: 老师,我吗,高中毕业落后了林场从事木竹销售工作了六年,后加入成人高考就读省财会四年,因小孩到了上学年纪,只好废弃在林场工作的念想。梅雪避开竞争财务的话题。她以为没有必要说,说了谁又能懂得。
嗯,好啊! 老妇说着,梅雪更摸不清是什么门路。
老妇又发话了: 平时喜欢活动吗?可喜欢涉外交际? 说完望了一下梅雪。
不太好动,也不太擅长交际,我比较喜欢静的人。 梅雪又如实说出自己心里话。
小梅啊,我对你很满足,你做一份我厂全年销售预算书。 说着从一个包中掏出一份用订书机订的几张纸继续说: 你把这个带回去,有关数据全在内。
梅雪双手接过,看了看,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
你来日下昼来下吧,到时交给我,至于终极录用,我这里没有问题,我很观赏你,但重要还要看公司董事长。
谢谢!谢谢老师,我一定当真实现好这份销售估算书。
梅雪匆匆地回到家里,草草地吃了几口饭,便把自己关进房间,一头扎进那一联串的数字中。梅雪第一次做这样预算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于是她将自己多年从事木竹销售套路机动利用到这份预算书中。仔细翻看所给的数据,她依照每种规格在市场中的高、中、廉价格,用表格的情势浮现。为了能让领导们看得清楚,她又用文字加以阐述,将动态数字与厂每年实际支出的各项用度,人员工资,机器损耗,上缴税金,税后利润等等,做了一个绝对的比较,这样整个预算从头至尾,数字与文字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联合,显得比拟周到。她细心地斟酌,最后认为自已很是满意才停下笔。
越日下战书,梅雪身着一套湛青色职业西服配短裙,整个人面孔,精神、阳光。带着一颗局促不安的心,早早的来到水厂大厅等待。一看还有比她来的更早的人,有十多个,见人们在窃窃私语,她也便凑从前。见一位高个子女子,长的很清秀,披肩的长发更显得全部人飘逸,看样子不到三十岁,其气质,形象,吸引着梅雪的眼球。高个子女子看到梅雪一双友善的双眼打亮她,忙微笑地问梅雪: 你是应聘什么岗的?
梅雪慷慨的说: 应聘财务岗的,你是应聘什么岗的?
我是应聘销售岗的。你应聘的岗,人未几,竞争小。你有下岗证没有?
下岗证?我没有,你有? 梅雪带点惊奇,很快安静。
我也没有,据说有下岗证老总会优先考虑的。
这样啊! 梅雪底气有点不足地说。心下之意:自己没有下岗证,会不会被淘汰。
突然多少声汽车啦喇叭声,将厅内正在谈论人们的眼睛吸引到大门口,本来进来一辆玄色的 本田 越野车。从车上走下四个人,其中三个穿灰色长衫的,脚登青色小口布鞋,小腿上打着浅灰的绑带,脑门全是赤裸裸的,咱一看倒是一道很亮丽的景致线,只是不明白是男是女。但大家都晓得是佛门弟子。另一位梅雪认得就是昨天应聘时的老太叫什么杜总监。方才还有点渲染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视目一待。只见随行的人中,一位看似女人相,五官清秀,肤色纳黄,身段小巧,行走如风,左肩上挎着一个出家人常背的深黄色布包,走在最前面,一派雷厉盛行,气势非凡,大家风范。后面两位看似跟从,提着一只很精制的皮箱及其它的包类。财务总监杜老太走在最后面,显然不迭与前面几位体质,前后反差之大,让人不免想到:尘俗,仙界;纷扰,安定。
大厅里有俩位工作人员赶紧热忱引出去: 毕总,您辛劳了。
阿弥陀佛,大家好,应聘的都来了吗? 叫毕总的佛家,启齿就阿弥陀佛,两手合撑在胸前,一口流畅的女中音标准普通话,说话铿锵有力,语速也很快。也象她走路一样。
此时早有人把水端上来,是一只白玻璃器皿的水杯: 毕总,你喝水。 。
毕总接过水杯,放在简易一张长方形桌上,就势在一张靠背椅上坐下,其它几位也就势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厂房刚建成,好多基本实行没有跟上,来应聘还是第一批员工
杜总监,昨天来应聘的内部财务的职员,今天是不是全来了?
哦,我来看下。 杜老太一幅老资历的样子,拿出一个小本子,带上眼镜,对着来应聘的人说: 我叫到名字的到这边来。
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名字一个一个在报,站在另边上已有五个人了,梅雪在仔细听报名,终于听到报自己的名字,她信念百倍地走到那边五个人步队中,发明还有一位是腿脚不便的伤残年轻人。
杜老太报完名单后又走到毕总身处,弓下腰,附着毕总的耳,小声嘀咕说了一会话,旁边人大眼蹬小眼,谁也不知说什么,因为那是俏俏话,只有她俩人听到。
梅雪一颗心怦怦的乱跳,心想着不知要几位人员,带她已经有六位站成一排在等候老总的最好定夺。见毕总端起水杯,若有所思喝了两口白开水,对着财务老太说: 杜总监,你看现在可以开始了吧,放松时光,叫一个上来一个,如何? 用征求口气说。
那就这样吧,我来报名。 杜老太于是对着刚才的六个人说: 我报一个上来一个,其它的人到另边上等候。 说完用手指着大厅的另角。
一时厅内应聘的人,像一窝风一样向另一角佣去。
汪曲艺,留下。 财务老妇手里拿着一张名单在叫。
大家又把眼光远远地投向一位身体矮小且很瘦,一脸斑点三十多岁妇女身上。
毕总开口就问你在什么单位工作过,父母从事何工作,有下岗证没有?
汪曲艺谈话象蚊子一样大的声音: 我是纺织厂下岗的,母亲在岭南一个寺庙戴发修葺,父亲在老街一个家俱厂上班。
看你的填写的表,只有初中文明,江西油锅炉,做过财务吗? 毕总一边在看表,一边继承在问。
以前做个纺织厂的统计员工作。
嗯 毕总嘴里依然在自语: 你是属蛇的。
老总,是的,我今年三十二了,是属蛇的。
好了,你下去吧。 毕总便叫下一位。
这位上来的是那位脚带残疾男子,走路清楚不便,但人长的很秀气,一看便知是一位书生,他叫姚烨。
毕总见他脚不便利站破,叫旁边的工作人员搬把椅子让他做下。接着便问: 你的腿是怎么伤的。
老总。 姚烨没有直接答复,而是抵下头,显得很不乐意提起,后将头抬起,嘴角一丝苦笑,很稳重地说,这是我当年上高中时,一次跳高不慎将腿折断,因为,当时家中无经济前提,没有及时得到根治,而留下的后遗症。
哦,看你的简历,你是读财经学校的,刚毕业?
是的。
你属龙?
是的。 姚烨答的很利索。
好了,你下去吧。
就这样一个按一个挨到第六个梅雪头上。她从容地站在毕总前,等待发问。
昨天叫你做的预算书,你做了没有?拿给我看下。 财务总监,叫梅雪拿给她。
梅雪便成手提包中取出,递给老妇: 请老师都指教。 梅雪谦虚地说。
总监仔细的看了看,然后低着头跟毕总说: 这就是我昨日跟你提到的,叫梅雪,我叫她做一份销售预算打算书,你看一看。
毕总拿起来,大体地从头到尾看了看: 做的不错啊,做的很具体,而且文字论述很有压服力。
然后又拿起梅雪简历表,看了看,翻了又翻说: 你是柳湾林场的? 说完,望了望梅雪。
早有思惟筹备的梅雪很冷静地答道: 是的,只因小孩目前在城里读书,想在周边找分工作,也能照料到小孩。 梅雪避开自己被逼下海的话题,恐怕引起对方对自己性情过强的见解。
哦,小孩读几年级了?
下学期读三年级,就读于县一小。
你是63年生的兔? 毕总若有所思在说。
梅雪第二次听到问自己属相,她不知道这于应聘这岗位有何关联,她感到有点不堪设想。她嘴角一丝微笑: 是的。 说完脸上还留有笑靥。
好吧,你到那边去吧,过会我们会告诉的。
好,谢谢! 梅雪说完直接向另角走去。
先前几位看梅雪下来后忙问: 问你什么问题了?
没有问什么。 梅雪淡淡地说。
没有问你属什么?怎么这样长时间? 其中一位问
问你了?你属什么? 梅雪反诘了对方一句。
问了,我是属虎的。
梅雪大抵知道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了,因为老老是佛门之人,必定讲求什么,与她经营的水厂有接洽,她脑中有一丝吉祥的预见。习惯沉着的她,模糊溴到一丝异味。这种异味是佛门中做作吐露出的味,信佛的梅雪天然也能溴到一丝。
果然如斯,毕总跟财务总监在商议,这六个人当中只留下二人的财务名单。
汪曲艺留下,二个人都没有争议,因为她母亲就在毕总主持寺院修缮。 自家人 不信任自家人,这是浅规矩。这第二个名额,毕总看中姚烨,说: 腿是有点不方便,但我空门中人慈善为怀,水中有龙水更为灵性,而龙则更有活力。 这恐怕是佛门中又一 卓识 吧!
我看梅雪,很不错的,人也相称的精明能干,你看她做的预算书,虽然没做过会计,可会计理论,市场销售,文字基础都是很扎实的,是一个难得治理人才。
我也是在斟酌,她是一个属兔之人,太灵光,我们这样的小厂待遇不是很好,怕时间长,留不住她,要么留下试用试用? 毕总意思是杜总监还是你拿主张。
那好,我找她谈一下,看她是否乐意,暂时留下试用,当前有合适岗位再给她安排?
她各方面确切都很优良,就让她暂时留下,以后有适合的岗再部署,就这么定吧。
财务总监领旨宣科去了。又见她将胸前眼镜提到鼻梁上,前面讲了几句客套话: 大家表示都很不错,但我们厂才建成,目前要人还很有限,当初财务只有两名。我报到名字请留下。 于是停了停叫到: 汪曲艺。 看了看,又叫到: 姚烨。
梅雪听到 姚 字一出,她心就冷了。但神色很快淡定下来,嘴角挂着一丝笑。那一丝淡笑明显她在看不起用人单位。突然听到 梅雪留下一下。 梅雪一震,认为听错,半响才说才低声说: 老师您是叫我留一下吗?
是这样。。。。。小梅啊 财务总监边说边分开人群,梅雪天然心领神会。于是找了一个稍静的地方。 我和毕总切磋过了,你是一位难得的而且常识较全面的管理人才,只是目前不很适合财务岗位,老总意思是,你进步厂工作,以后有合适的岗位再给你支配。
梅雪笑着说: 多谢杜总监了,过讲了,不知为何这样支配。
杜老太也不瞒哄地说: 只因老总是佛家人,做什么很讲究 佛 、 缘 字,她对你属兔不太满意,与她经营的 水 相抵触。
梅雪听到这里,与她心里开始想的不差分别,她淡淡地一丝笑: 多谢杜老师对我的信赖,我想我还是离开较好啊!大师的指导,让我也认识自己不合适在这里生存,塑胶模温机,因为这里没有我要吃的 草 。 梅雪说完哈哈笑起来,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分明在鄙弃: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那骨头里不服输的犟劲又上来了,好在她用笑靥掩饰她的虚荣心。
小梅啊,凭你的面貌跟才能,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 听口吻老妇很挽惜的。
谢谢老师的赞赏和激励。 梅雪随后又想,这老太婆对自己还是蛮不错哦,将来兴许还有机遇再意识她,于是说: 老师,你能给一个您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吗?未来也许我有工作上的问题,好向你请教呢。 梅雪很委婉、谦虚地语气说
好好,我就爱好你这样,有生气、有为的年轻人。 于是讲自己家里的电话和地址给了梅雪。
梅雪很是感激。这才知道老太叫杜玉洁,是江苏淮阴人,是一家的审计局的退休干部。来岭南寺庙戴发修理的,现在辅助主持毕巨匠招聘这个水厂的员工。梅雪也不好心思多问,将自己父母家的电话给了她。笑笑隧道了一声: 老师,再见了!愿与老师再相见! 梅雪说完便促离去。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虽然有了妹夫的撑腰,冷水机品牌,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益阳冷水机组,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条件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一場洪水災難,終於換醒縣政府的高度重視,政府立刻組織有關部門,對老街地段的老房子實行大排查,結果梅雪租的房被限期拆遷。想不到自己下海經營的小面館,正走向正規經營,就這樣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所扼殺,自己又將面臨著失業,面臨再就業的挑戰。梅雪一時無地方可去,隻能回到父母傢裡,暫時小住,再一次尋找就業的途徑。
夕陽已開始西沉,盆地中唯一的浦河河畔已開始寂靜下來,梅雪坐在草地上,看夕陽染紅堤岸的風景,景色如墮的煙海。風不留痕跡地吹過,將紛至沓來的思緒吹淡,不時有片兒樹葉,不留痕跡地飄落在眼前的草地上,也不呈帶走隻片憂傷。突然她像走出瞭一片迷茫,精神為之一振,從草地上一骨碌爬起來,對著蔚藍溪水中的落霞:我不能在此徘徊,在此等待天上掉餡餅。於是跋起腳,向沿河而下一處廣告張貼欄奔去,接著漸黑的天,用眼急急的在廣告欄掃來掃去。終於一行小字映入眼球,梅雪很是驚喜,一看是一傢小型水廠招聘財會人員,她忙拿出筆記本,記下電話號碼和地址,準備明早,就去應聘。
這一夜她想瞭很多,面對前幾次的應聘失敗,她也好好吸取教訓,早早做些明日應答的準備。第二天一大早將自己穿戴整潔、大方,精神飽滿地向應聘單位走去。
來應聘的單位,是一傢小型礦泉水生產企業,坐落在小城西南角的龍凰山下。居當地人流傳,這裡的龍凰山又叫龍頭山,還有一個龍尾在百裡外的茶鄉竹下裡村,叫鳳凰山。一條地下河橫灌穿越駝山,連接著龍頭、凰尾。也不知真假,反正普通老百姓也不去考究。但實實在在的就有一座直徑二十多米的大水井就坐落在龍頭山腳下。
梅雪來到廠門口一看,來應聘的人很多,於是將自己寫的自我推薦書遞給一位登記的年輕女子,那年輕女子一看是來應聘財務崗位的,忙遞給旁邊的一位老態龍鐘高個子老婦。 杜總監,她是應聘財務的。
哦! 叫杜總監的老婦,忙拿起桌上那隻用深紅尼龍繩將眼鏡角系起的老花鏡,慢條斯理從頭上套下,提起眼鏡看瞭看鏡片,這才將眼鏡架在長滿老年黑斑高高的鼻梁上,鏡片後那雙被縐紋堆積的黯淡無光的老眼,將梅雪的推薦書翻開,兩手送到胸前的最前方,然後聚精會神地看著,干燥的嘴唇還念念有詞。梅雪不知這是一位這樣的高人,默默地站在臨窗桌旁。一縷秋陽透過窗欞斜射在她身上,感覺有點熱烘烘的,靜靜地站著等待老婦發話。
老婦終於將眼鏡取下,掛在胸前。梅雪心想:這下看完瞭,不知對自己要問什麼,還是第一次看見怎麼認真的人看自己的推薦書,先前也有幾位,都是一略而過,根本上是走走樣子。沒想到老婦將取下的眼鏡,用紙屑抹瞭抹鏡片,又從新帶上繼續看。梅雪想:要麼對自己有好感,不然這般仔細。
或许老婦人終於把梅雪的推薦書看完,心裡可能也能默記下瞭,才摘下眼鏡,用那深不可測的老眼把梅雪從頭到腳掃瞭一眼,這才開金口: 你叫梅雪,目前無業人員?屬兔? 一口濃厚的当地不標準的普通話。
梅雪心想:廢話,我有職業來此處。於是趕緊說: 您好!老師,我叫梅雪,目前在傢。 梅雪早有準備,她不知怎樣稱呼,索性叫老師,更為貼切。梅雪腦子轉的很快,高度集中思想,對方問自己是 兔 她趕緊補瞭一句: 老師,我是屬兔的,63年生的。 說完靜等待對方繼續問。
看瞭你的推薦書,你的理論知識各個方面很優秀,雖然沒有在企業做過財務,但從你證書上的成績,以及你從事過相當長時間的木竹銷售,我想你完全可以勝任我們這樣小企業財務的。而且你文字功底也很不錯啊。 老婦像在做報告,半天一句,想著措詞。
老師您過講瞭,謝謝!謝謝! 梅雪很謙虛地說。
梅雪正想怎樣回答下面的提問,突然聽到 你為何沒有在本場做會計?
梅雪含著笑,分明在思考著怎樣回答,接著說: 老師,我嗎,高中畢業後進瞭林場從事木竹銷售工作瞭六年,後參加成人高考就讀省財會四年,因小孩到瞭上學年齡,隻好放棄在林場工作的念想。梅雪避開競爭財務的話題。她認為沒有必要說,說瞭誰又能理解。
嗯,好啊! 老婦說著,梅雪更摸不清是什麼路子。
老婦又發話瞭: 平時喜歡運動嗎?可喜歡涉外交際? 說完望瞭一下梅雪。
不太好動,也不太善於交際,我比較喜歡靜的人。 梅雪又如實說出自己心裡話。
小梅啊,我對你很滿意,你做一份我廠全年銷售預算書。 說著從一個包中取出一份用訂書機訂的幾張紙繼續說: 你把這個帶回去,有關數據全在內。
梅雪雙手接過,看瞭看,全是密密麻麻的數字。
你明天下午來下吧,到時交給我,至於最終錄用,我這裡沒有問題,我很欣賞你,但主要還要看公司董事長。
謝謝!謝謝老師,我一定認真完成好這份銷售預算書。
梅雪匆匆地回到傢裡,草草地吃瞭幾口飯,便把自己關進房間,一頭紮進那一聯串的數字中。梅雪第一次做這樣預算書,還是有一定難度的,於是她將自己多年從事木竹銷售套路靈活應用到這份預算書中。仔細翻看所給的數據,她按照每種規格在市場中的高、中、低價格,用表格的形式呈現。為瞭能讓領導們看得明确,她又用文字加以闡述,將動態數字與廠每年實際支出的各項費用,人員工資,機器損耗,上繳稅金,稅後利潤等等,做瞭一個相對的比較,這樣整個預算從頭至尾,數字與文字相結合,理論與實際相結合,顯得比較严密。她仔細地推敲,最後認為自已很是滿意才停下筆。
次日下午,梅雪身著一套湛青色職業西服配短裙,整個人面貌,精神、陽光。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早早的來到水廠大廳等候。一看還有比她來的更早的人,有十多個,見人們在竊竊私語,她也便湊過去。見一位高個子女子,長的很秀氣,披肩的長發更顯得整個人飄逸,看樣子不到三十歲,其氣質,形象,吸引著梅雪的眼球。高個子女子看到梅雪一雙友善的雙眼打亮她,忙微笑地問梅雪: 你是應聘什麼崗的?
梅雪大方的說: 應聘財務崗的,你是應聘什麼崗的?
我是應聘銷售崗的。你應聘的崗,人不多,競爭小。你有下崗證沒有?
下崗證?我沒有,你有? 梅雪帶點驚訝,很快平靜。
我也沒有,聽說有下崗證老總會優先考慮的。
這樣啊! 梅雪底氣有點不足地說。心下之意:自己沒有下崗證,會不會被淘汰。
突然幾聲汽車啦喇叭聲,將廳內正在議論人們的眼睛吸引到大門口,原來進來一輛黑色的 本田 越野車。從車上走下四個人,其中三個穿灰色長衫的,腳登青色小口佈鞋,小腿上打著淺灰的綁帶,腦門全是光禿禿的,咱一看倒是一道很亮麗的風景線,隻是不清晰是男是女。但大傢都知道是佛門弟子。另一位梅雪認得就是昨天應聘時的老太叫什麼杜總監。剛才還有點渲染的氛圍,一下子寂靜下來,大傢視目一待。隻見隨行的人中,一位看似女人相,五官清秀,膚色納黃,身段玲瓏,行走如風,左肩上挎著一個出傢人常背的深黃色佈包,走在最前面,一派雷厲風行,氣概不凡,大傢風范。後面兩位看似隨從,提著一隻很精制的皮箱及其它的包類。財務總監杜老太走在最後面,顯然不及與前面幾位體質,前後反差之大,讓人不免想到:塵俗,仙界;紛擾,安寧。
大廳裡有倆位工作人員趕忙熱情引出去: 畢總,您辛苦瞭。
阿彌陀佛,大傢好,應聘的都來瞭嗎? 叫畢總的佛傢,開口就阿彌陀佛,兩手合撐在胸前,一口流利的女中音標準普通話,說話鏗鏘有力,語速也很快。也象她走路一樣。
此時早有人把水端上來,是一隻白玻璃器皿的水杯: 畢總,您喝水。 。
畢總接過水杯,放在簡易一張長方形桌上,就勢在一張靠背椅上坐下,其它幾位也就勢找瞭一個凳子坐下。廠房剛建成,好多基礎實施沒有跟上,來應聘還是第一批員工
杜總監,昨天來應聘的內部財務的人員,今天是不是全來瞭?
哦,我來看下。 杜老太一幅老資格的樣子,拿出一個小本子,帶上眼鏡,對著來應聘的人說: 我叫到名字的到這邊來。
大傢都豎起耳朵聽,名字一個一個在報,站在另邊上已有五個人瞭,梅雪在仔細聽報名,終於聽到報自己的名字,她信心百倍地走到那邊五個人隊伍中,發現還有一位是腿腳不便的傷殘年輕人。
杜老太報完名單後又走到畢總身處,弓下腰,附著畢總的耳,小聲嘀咕說瞭一會話,旁邊人大眼蹬小眼,誰也不知說什麼,因為那是俏俏話,隻有她倆人聽到。
梅雪一顆心怦怦的亂跳,心想著不知要幾位人員,帶她已經有六位站成一排在等候老總的最好定奪。見畢總端起水杯,若有所思喝瞭兩口白開水,對著財務老太說: 杜總監,你看現在可以開始瞭吧,抓緊時間,叫一個上來一個,如何? 用征求口氣說。
那就這樣吧,我來報名。 杜老太於是對著剛才的六個人說: 我報一個上來一個,其它的人到另邊上等候。 說完用手指著大廳的另角。
一時廳內應聘的人,像一窩風一樣向另一角傭去。
汪曲藝,留下。 財務老婦手裡拿著一張名單在叫。
大傢又把目光遠遠地投向一位身材矮小且很瘦,一臉雀斑三十多歲婦女身上。
畢總開口就問你在什麼單位工作過,父母從事何工作,有下崗證沒有?
汪曲藝說話象蚊子一樣大的聲音: 我是紡織廠下崗的,母親在嶺南一個寺廟戴發修繕,父親在老街一個傢俱廠上班。
看你的填寫的表,隻有初中文化,做過財務嗎? 畢總一邊在看表,一邊繼續在問。
以前做個紡織廠的統計員工作。
嗯 畢總嘴裡仍旧在自語: 你是屬蛇的。
老總,是的,我今年三十二瞭,是屬蛇的。
好瞭,你下去吧。 畢總便叫下一位。
這位上來的是那位腳帶殘疾男子,走路分明不便,但人長的很清秀,一看便知是一位書生,他叫姚燁。
畢總見他腳不方便站立,叫旁邊的工作人員搬把椅子讓他做下。接著便問: 你的腿是怎麼傷的。
老總。 姚燁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抵下頭,顯得很不願意提起,後將頭抬起,嘴角一絲苦笑,很郑重地說,這是我當年上高中時,一次跳高不慎將腿折斷,因為,當時傢中無經濟條件,沒有及時得到根治,而留下的後遺癥。
哦,看你的簡歷,你是讀財經學校的,剛畢業?
是的。
你屬龍?
是的。 姚燁答的很利索。
好瞭,你下去吧。
就這樣一個按一個挨到第六個梅雪頭上。她從容地站在畢總前,等待提問。
昨天叫你做的預算書,你做瞭沒有?拿給我看下。 財務總監,叫梅雪拿給她。
梅雪便成手提包中取出,遞給老婦: 請老師都指教。 梅雪謙虛地說。
總監仔細的看瞭看,然後低著頭跟畢總說: 這就是我昨日跟你提到的,叫梅雪,我叫她做一份銷售預算計劃書,你看一看。
畢總拿起來,大致地從頭到尾看瞭看: 做的不錯啊,做的很詳細,而且文字闡述很有說服力。
然後又拿起梅雪簡歷表,看瞭看,翻瞭又翻說: 你是柳灣林場的? 說完,望瞭望梅雪。
早有思想準備的梅雪很冷靜地答道: 是的,隻因小孩目前在城裡讀書,想在周邊找分工作,也能照顧到小孩。 梅雪避開自己被逼下海的話題,惟恐引起對方對自己性格過強的见地。
哦,小孩讀幾年級瞭?
下學期讀三年級,就讀於縣一小。
你是63年生的兔? 畢總若有所思在說。
梅雪第二次聽到問自己屬相,她不知道這於應聘這崗位有何關系,她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她嘴角一絲微笑: 是的。 說完臉上還留有笑靨。
好吧,你到那邊去吧,過會我們會通知的。
好,謝謝! 梅雪說完直接向另角走去。
先前幾位看梅雪下來後忙問: 問你什麼問題瞭?
沒有問什麼。 梅雪淡淡地說。
沒有問你屬什麼?怎麼這樣長時間? 其中一位問
問你瞭?你屬什麼? 梅雪反問瞭對方一句。
問瞭,我是屬虎的。
梅雪大致知道為什麼問這樣的問題瞭,因為老總是佛門之人,一定講究什麼,與她經營的水廠有聯系,她腦中有一絲不祥的預感。習慣冷靜的她,隱約溴到一絲異味。這種異味是佛門中自然流露出的味,信佛的梅雪自然也能溴到一絲。
果真如此,畢總跟財務總監在商討,這六個人當中隻留下二人的財務名單。
汪曲藝留下,二個人都沒有爭議,因為她母親就在畢總主持寺院修繕。 自傢人 不信任自傢人,這是淺規則。這第二個名額,畢總看中姚燁,說: 腿是有點不方便,但我佛門中人慈悲為懷,水中有龍水更為靈性,而龍則更有生機。 這恐怕是佛門中又一 高見 吧!
我看梅雪,很不錯的,人也相當的精明能幹,你看她做的預算書,雖然沒做過會計,可會計理論,市場銷售,文字基礎都是很紮實的,是一個難得管理人才。
我也是在考慮,她是一個屬兔之人,太靈光,我們這樣的小廠待遇不是很好,怕時間長,留不住她,要麼留下試用試用? 畢總意思是杜總監還是你拿想法。
那好,我找她談一下,看她是否願意,暫時留下試用,以後有合適崗位再給她安排?
她各方面確實都很優秀,就讓她暫時留下,以後有合適的崗再安排,就這麼定吧。
財務總監領旨宣科去瞭。又見她將胸前眼鏡提到鼻梁上,前面講瞭幾句客套話: 大傢表現都很不錯,但我們廠才建成,目前要人還很有限,現在財務隻要兩名。我報到名字請留下。 於是停瞭停叫到: 汪曲藝。 看瞭看,又叫到: 姚燁。
梅雪聽到 姚 字一出,她心就冷瞭。但臉色很快淡定下來,嘴角掛著一絲笑。那一絲淡笑分明她在看不起用人單位。溘然聽到 梅雪留下一下。 梅雪一震,以為聽錯,半響才說才低聲說: 老師您是叫我留一下嗎?
是這樣。。。。。小梅啊 財務總監邊說邊離開人群,梅雪自然心領神會。於是找瞭一個稍靜的地方。 我和畢總商討過瞭,你是一位難得的而且知識較全面的管理人才,隻是目前沒有很適合財務崗位,老總意思是,你先進廠工作,以後有合適的崗位再給你安排。
梅雪笑著說: 多謝杜總監瞭,過講瞭,不知為何這樣安排。
杜老太也不隱瞞地說: 隻因老總是佛傢人,做什麼很講究 佛 、 緣 字,她對你屬兔不太滿意,與她經營的 水 相沖突。
梅雪聽到這裡,與她心裡開始想的不差分離,她淡淡地一絲笑: 多謝杜老師對我的信任,我想我還是離開較好啊!大師的指點,讓我也認識自己不適合在這裡生存,因為這裡沒有我要吃的 草 。 梅雪說完哈哈笑起來,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線,分明在藐視: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那骨頭裡不服輸的犟勁又上來瞭,好在她用笑靨掩蓋她的虛榮心。
小梅啊,憑你的相貌和能力,你一定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工作。 聽口氣老婦很挽惜的。
謝謝老師的贊揚和鼓勵。 梅雪隨後又想,這老太婆對自己還是蠻不錯哦,將來也許還有機會再認識她,於是說: 老師,你能給一個您的電話號碼和地址嗎?將來也許我有工作上的問題,好向你討教呢。 梅雪很委婉、謙遜地語氣說
好好,我就喜歡你這樣,有朝氣、有為的年輕人。 於是講自己傢裡的電話和地址給瞭梅雪。
梅雪很是感謝。這才知道老太叫杜玉潔,是江蘇淮陰人,是一傢的審計局的退休幹部。來嶺南寺廟戴發修繕的,現在幫助主持畢大師招聘這個水廠的員工。梅雪也不好意思多問,將自己父母傢的電話給瞭她。笑笑地道瞭一聲: 老師,再見瞭!願與老師再相見! 梅雪說完便匆匆離去。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难忘的心情

王校长心情特别好br 大白兔又在蛋

不希望在毕业前谈论爱情br 也不是

论坛回复语_453




Top
 Profile  
 
 Post subject: michael kors factory outlet
PostPosted: Wed 14. Mar 2018, 08:30 
Offline

Joined: Wed 14. Mar 2018, 08:00
Posts: 21
http://www.supremehoodie.us.com
http://www.paulgeorgeshoes.us.com
http://www.michael-kors-handbags.org.uk
http://www.nikeshoesformen.us.com
http://www.michaelkors-outletonlines.us.com
http://www.vans-shoes.us.org
http://www.kyrie3.us.com
http://www.retro-jordans.us.com
http://www.atlantafalconsjerseys.us
http://www.stephencurry-shoes.us.com
http://www.yeezy-shoes.ca
http://www.chrome-hearts.us.org
http://www.pradasunglasses.us.org
http://www.nikeair-max.us.com
http://www.adidasyeezy.net
http://www.adidasultraboost.us.org
http://www.nikerosheone.us.com
http://www.nikesneakers.us.com
http://www.linksoflondon.us.com
http://www.adidasoutletonline.com
http://www.nike-airmax2017.us.com
http://www.adidassuperstar.org.uk
http://www.kevindurant-shoes.us.com
http://www.michaelkors-outletfactory.us.org
http://www.adidas-crazyexplosive.us.com
http://www.cartierbracelet.us
http://www.nfljerseys.us.org
http://www.monclerjackets.us
http://www.truereligionjeans-outlets.us.com
http://www.jordan11retro.us.com


Top
 Profil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Sort by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 2 posts ] 

All times are UTC + 1 hour [ DST ]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Trmbdunalt and 6 guests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post attachments in this forum

Search for:
Jump to: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